山水画的创作法

绘画创作是画家运用一切技法通过形象把握来表现自己的审美情趣的一种方法,它是个人艺术修养和艺术品位的体现。画家在创作中如何认识与表现生活,如何把对自然的感悟熔铸在自己的画幅中,它关涉到两个基本方面,一是对外部审美对象的认识,一是看自己艺术涵养的水准。它们互为依存互为因果,是创作中两个值得重视的要素。东晋顾恺之所说“迁想妙得”就是这个意思。“迁想”是指作者思想感情迁入于对象,深刻认识对象精神特点,经提炼选择,达到“妙得”,以创造也生动的艺术形象。

创作是个人技能的运作过程,其手法千变万化,因为它没有固定不变的程式,然后它作为一门科学自然也的它自身的规律性,一些基本原则和路径正是值得我们探讨和研究的。前人曾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在他作过程为我们创立了许多基本法则,正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和继承的宝贵财富。

金碧山水画 行云流水山水画

四尺竖幅走廊装饰挂画精品金碧山水画《云卷千峰色》

(一)笔墨形式笔墨技能是中国画的基本手段,它具有形式美和技巧美,与绘画美学思想紧密相连。它们互相影响,互相生发,互相呼应,通过笔墨和绘画形式的表现来再现艺术家的思想和感情,使艺术的表现和生活的情景融合,以追求一种艺术的神韵。中国文人画的创作,强调“意在笔先”的创作方法,它重视在“守其神,专其一,合造化之功”的前提下﹐提倡“信笔为之”的挥洒和“-一气呵成”的完美,而要达到这样的艺术境界就非要有高超的笔墨功夫不可。

要能“意在笔先",那么先得有“意”的素材及积累。多观察,蓄之于胸,灵感所至,就能“胸中逸气”。其所谓“胸中逸气”,就是画家在描绘景物过程中所渗透出的情感和审美意识。以意为先,笔墨并重是中国画龙点睛的显著特征。

笔墨是重要的,但又不能只以表现笔墨的趣味为满足,笔墨仅是绘画的一种子手段,是一种外在的表现形式,越过笔墨而去独创机杼,成就自我,才是可取的做法。学习古人不应照搬陈法,否则会画地为牢,无所作为,只有集古人之长,创意念之新,才能开创绘画的新天地。

(二)师造化
造化指的是大自然,大自然是绘画的本源,是绘画赖以生存的基础。师造化指的是向大自然学习,从大自然中汲取营养。我们知道唯有抓住了这--根本,画家才有创作可言,才有意趣可言。艺术起源于生活,如果没有生活的滋养,艺术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艺术当然也就无从谈起。然而,艺术源于生活讲的又并不就是照搬生活、而是要求高于生活,它要求画家用更典型的方法来反映生活,而这是更高层次上对现实生活的观照。早在唐时张璨就提出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观点,它辩证地阐述了外物和内质相互依存的关系。

师造化,它强调画家要面向社会、深入生活,只有饱游沃看,才能熟识山川河流﹑木石草花、四时之貌、晨昏之景。只有观察入微,才能体察入里,纳万象于胸中,挫宇宙于笔底。有成就的画家向来是非常重视深入生活,由于近地与自然为伍.人的思想常能得到自由地释放,随着体验的深入,兴致勃长,于是内心常“有生发之意”,即使是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他也能应目会心而从中发现出不同寻常的美来。沿着情感的逻辑轨道对视觉感受进行加工﹑改造﹑强化﹐便是“创意立体”的过程了。

(三)立意存想
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上对此有具体阐述,他说:“作画须先立意,若不能立意而遽然下笔,则胸无主宰,手心相错,断定无足取。夫意者笔之意也。先立其意而后落笔,所谓意在笔先也。”创作亦如建房,事前应有酝酿﹑构思的过程,“立意存想”当是每位画家应予遵循的创作原则。“意后笔前者败,意前笔后者胜。”(卫夫人《笔阵图》)郭熙说:“境界已熟,心手相应,方始纵横中度,左右逢源。”一幅画作的完成须有多方面的配合与协调,因此事先“立意存想”不失是一种全局性的统筹和规划,以便能更好地贯彻思想表达情感,组织画面,运用笔墨。

古人作画还非常注意“凝神”之功,“凡落笔之日,必明窗净几,焚香左右,精笔妙墨,盥手涤砚,如见大宾。必神闲意定,然后为之。”其庄重端正之态可掬。去其繁臃的仪式我们从中也不难看出,作画是-件认真的工作,要有虔诚恭敬的态度﹐要有恬淡洁净的心境,而这一点在现代创作中正是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四)品性与素养

中国绘画与文学有很密切的关系,它融诗书画印为一体,非常讲究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意境,诗画相通,融情其中,是中国画努力追求的目标。而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品性和素养又是致关重要的因素,品性素养的高下直接关系到作品的风格和品质,为了使画能给人以美的熏陶和滋养,历来的画家都很重视品性和素养的培养。

“以笔写我心”、“以画适我意”的创作,一直是我国绘画的优良传统,不媚俗,不贪利是人赖经自立的基础,人品的高下常能在此得以分野。黄宾虹说:“人品的高下,最能影响书画的技能,讲书画不能不讲品格;有了为人之道,才可讲书画之延,直达向上,以至于至善。真善美三字为近代论画之要旨,与古圣贤言论相合。”黄宾虹特别注意重“识见既高,品诣尤至”的大画家,他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深阐笔墨之奥,创造章法之真",才能“参赞造化推陈出新,力矫时流,救其偏纰”。当然画家还有个不断学习的任务,不断地更新自己的知识,用学习来强化自己的知识结构﹑提高自己的审美意识,这是提高画品的重要手段,只有广泛的学习,才能汲取知识,才能有扎实的艺术功底。潘天寿曾语重心长地对青年们说,“要多读书,要用心读书”,“对诗文﹑书法、画论、画史等方面的学识必须很好研究。学识要博,见闻要广。”老先生的一番话语可谓字字珠玑。

创作法、它作为―种法,自有它内在的规律性,有其可遵循的普遍性,但它又不是僵化的,层不变的。从有法到无法,从立法到破法、从守法到变法,正是一个初学者从模仿到成熟要经过的必由之路。而要从旧法中脱出而达到个新的境界,没有精进的思想,扎实的艺术功底是不能达到的。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国画的创作已呈多元格局、它的现代性﹑民族性、个性化特征日益鲜明地显现出来,现代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的建立,人的主体意识的强化和对艺术的重新审视、中国画的领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发,跟上时代却又不背叛艺术,则成了传统向现代转型的重要课题。

猜你喜欢
《钟馗在此》
(62x120cm) ¥600
《仿蓝瑛山水》
(40x40cm) ¥850
《三阳开泰》
(43x92cm) 咨询价格
《寿星献寿图》
(50x50cm) ¥600
《云卷千峰色》
(68*138cm) ¥960
《清趣》
(68*68cm) ¥280
《古宫琼楼图》
(32*138cm*4) ¥1,900
合作咨询
合作咨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