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画构图法之布势的解析

布势也称“取势”、“写势”,取势导向在构图上是获得生机的手法。“势”从画面看﹐它是一种向外延伸的张力,它借助于画面的表象形式,使画显得生动而具有节奏,投诸观感,便能产生一种或动或静的流动感或凝重感,从而造成人们意识的流动。“势”有高低相左、俯仰相倾的不同,得当的处理能使它们在矛盾中显示“往来顺逆”的变化。布势须有张力,而张力又得自于物象的内含之力;而“敛”是“张”的平衡对立,“敛”是对“张”的牵制和补充,“敛”是力的内收,含蓄而富静感。“张”“敛”结合,造成了“势”的平衡和谐,动因静而更具力量,静因动而更添妩媚。象中蓄意,势中传情,是造型的基本要求,而“张”“敛”则是传情达意的手段之一。明代的顾疑远在《画引》中说:“凡势欲右行者,必先用意于左,势欲左行者,必先用意于右。或上者,势欲下垂,或下者,势欲上耸。”这便是“张”与“敛”的辩证关系,它有利于正确表达物象的趋动关系、美学原则。

山水画构图法之布势的解析

山水画构图布势


构图中的“收放”“起伏”的取势方法,与写文章很相同,“文似看山不喜平”,绘画也是这样,没有起伏就没有节奏。宣重光在《画欲》中讲到“一收一放,山渐开而势转,一起一伏,山欲动而势长”,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取势除了物象本身的动势外,还可以借助物与物之间的静势,以一气贯通。对此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讲,落笔时要选取定“疏密虚实”之大意,物与物要做到“彼此相生而相应,浓淡相间而相成,折开则逐物有致,合拢则通体联络。白顶及踵,其烟岗云树,村落平原,曲折可通,总有一气贯注之势。密不嫌迫塞,疏不嫌空松。增之不得,减之不能,如天成,如铸就,方合古人布局之法。”他认为“笔墨相生之道全在于势,势也者往来顺逆而已。”

猜你喜欢
《夜游赤壁》
(68*138cm) ¥800
《梅花图》
(45x69cmcm) ¥300
《下山虎》
(69x138cm) ¥2,000
《天骄雄风》
(68*68cm) 咨询价格
《心源无风雨》
(68*138cm) ¥980
《清溪晨韵》
(69*69cm) ¥280
《霸王别姬》
(40x50cm) 咨询价格
合作咨询
合作咨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