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仕女图代表画家及代表名作

张薏:盛唐时著名人物画家之一,擅画人物、婴儿、仕女,尤擅长画贵妇人,同时还长于任女画中的楼台殿阁、花鸟、树木等布景。他的声誉与同时期的周肪不相上下,但所画仕女人物与周肪所画仕女有所不同(主要用红色晕染耳根)。其代表作有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乳母抱婴图》《唐后行从图》《七夕乞巧图》《太真教鹦鹉图》,可惜-一件真迹也没能流传下来。其中《虢国夫人游春图》(现藏沈阳博物馆)和《捣练图》(现蔽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相传都是宋徽宗赵佶的本。

虢国夫人游春.jpg

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 绢本设色,51.8cmx 148 cm,辽宁省博物馆藏


《虢国夫人游春图》是根据杜甫《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及“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的著名诗句而创作的,描绘了杨贵妃的姐姐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韩国夫人春游行乐的场景。作者运用细紧的线描和浓艳的色彩,精致地刻画出每个骑马贵妇人的体态和服饰。还用细线和重彩精妙地描绘出佩有玉勒雕鞍的神俊肥壮的名马,不禁使人联想到唐代曹霸、韩干、韦偃为马写照的“五花驰”、“照夜白”名画。

《捣练图》描绘了宫中妇女制绢的操作过程,刻画出制绢妇女在已织成的绢上进行捣练、缝纫、熨平时的生动形象和神情,而且在不同制作程序中,都有各自不同的手势(如持槌、缝纫、拉绢和熨绢等),画得非常真实。从作者所描绘的宫廷制绢的场景中,还可以看出唐代纺织业和手工业的繁荣景象。因此,这幅画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画卷中所表现的妇女都很键美,显示了以肥美健康为标准的唐代仕女画风格。在面部着色上,纯用唐人“三白法”。在动态上,几组人物特别是末一段绷绢和熨绢的三个妇女,画得维妙维肖,两头持绢的妇女,整个身体几乎向后倾斜,给人感到她们是在用力将绢绷紧,非常合乎力学。画中还有一个在绷绢下面钻来钻去的六、七岁小女孩,更加令人赞叹。这个动态极为天真、稚气、活泼的小女孩,打破了整个严肃的劳动气氛,给画幅增添了无限生机。

仅从这两幅如此精湛的摹本来看,便可想见原作是何等精彩了。所以说,这两件张菅名作的事本,是很有价值的。周肪:约唐代大历、建中(766年—783年)时人,出身于贵族家庭。起初师法张菅,后有所变革和发展,成为独具一格的“周家样”。他所画京都(西安)章敬寺神像壁画,人们叹为神妙,为郭子仪女婿赵纵画像,胜过当时的名画家韩干,赵纵那豪放的性情和谈笑风度跃然纸上,这可谓能得其神,这充分说明他对人物观察之敏锐;所画仕女与张置一样,都是丰满健康的,代表了典型的唐代仕女画风格。其代表作有《调琴啜茗图》(现藏东北博物馆),图中两位听琴、调琴仕女的姿态及面部表情,都刻画得生动入微,使人看后仿能听到琴声,可见周肪对人物神情揣摩之深及绘画技巧之高超。当时他的名字被认为是这一历史时期仕女画的重要标志。

还有两幅画《纨扇仕女图》和《簪花仕女图》,传为周肪所作。《纨扇仕女图》作于中唐(八世纪末),通过画面上几组人物的活动,描绘出初秋将至的夏末间,皇宫内院后妃生活的某些侧面,表达了深宫妇女忧郁不满的心情(原画藏故宫博物院)。《簪花仕女图》作于唐贞元年间(785年-804年),反映了当时的宫廷生活,画中五个宫女的发髻都簪有牡丹花、红花、花、海棠花和芍药花。当时贵族妇女流行的妆饰在这两幅画中都有详细的描绘,如“峨峨髻鬟”的发髻﹔髻上斜插的“玉警步摇”﹔额前点缀的金色“花子”﹔黛色短眉﹔斜领、大袖上衣及曳地的大幅长裙纱罩,都是我们研究唐代仕女服饰的依据。在着色上,这幅画也极为高明,作者恰如其分地安排了多种色调,重复而不单调。至于薄纱的晕染,图案的精美,更使以前的仕女画难以比拟。据文献记载,除周防的《簪花仕女图》外,北宋晚期宣和内府中收藏其作品达七十二件之多,其中仕女画约占半数。可惜他传世的作品甚少。张菅和周助的仕女画,对日本的“美人画”产生了很大影响。

猜你喜欢
《竹石仕女图》
(69*138cm) ¥700
《下山虎》
(69x138cm) ¥2,000
《春韵图》
(136X68CM) 咨询价格
《水月观音图》
(116x93cm) 咨询价格
《小憩》
(40x40cm) ¥850
《五鸟图》
(40x40cm) ¥850
合作咨询
合作咨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