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画仕女图的画家有哪些

周文矩,南唐李后主(李煜)时著名画家,尤擅长仕女画。他继承了周肪的风格,但后来所画仕女服装衣纹有时用“战笔”(即颤动的线条),这点却与周肪不同。其代表作有:《金步摇》金步摇是当时妇女头饰的一种名称,因走动时金珠颤动摇摆多姿而得名。这幅画画的是一个盛装贵族妇女的侧面立像,衣纹用“战笔”描绘(原作已流传到国外)。

《宫中图卷》该画描绘贵族妇女被幽禁在宫里的生活情景,全卷共分十二段,表现出妇女们在各种活动中的神态。其中尤以“画像”和“戏猫”两段最为精彩。

《宫女图》,图中画一个腰插玉笛官女的侧面立像,作者通过对人物微微前倾的头部和剔指甲的神情的刻画,表现出宫女们在演奏后一种幽怨的感情。

周文矩重屏会棋图 卷 五代 绢本设色,40.3 emx 70.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jpg

周文矩重屏会棋图 卷 五代 绢本设色,40.3 emx 70.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除以上三幅画外,现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重屏会棋图》也是周文矩的手笔,据说这幅画中下棋的人就是李煜。顾阚中:五代南唐人,曾任翰林待诏,擅画人物。当时后主李煜欲任用北方豪族出身并负时望的韩熙载当宰相,但又对他那“专为夜饮,宾客的杂糅”放荡生活不放心,于是派顾闳中与周文矩夜及其第窥视之,并将夜宴情景目识心记,然后绘成手卷。这就是现在故宫博物院绘画馆收藏的《韩熙载夜宴图的缘起与绘制过程。

原作共分五段,其中尤以第一段和第二段最为精彩。第一段描绘韩熙载及诸宾客-边欢宴饮酒,一边听李嘉明(乐队长)之妹弹奏琵琶,主客或静听,或注目于弹奏指法,使观者仿也能听到“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第二段描绘韩熙载与宾客观赏歌舞伎王屋山舞六么的场面,表现出韩为了避免后主的猜疑和同僚的排挤,在夜宴上强作欢笑的神态。顾闳中通过对韩外在形态的塑造,恰如其分地刻画出他内心的空虚与痛苦。此画卷是我国传统绘画“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最好典范。它的价值不仅是当时封建统治阶级奢靡生活的真实写照,同时也作为具有高度绘画技巧与魅力的稀世珍品流传后世。下面再从此卷的形式、构图、线描、设色诸方面作详细介绍:

(一)形式
作者采用中国传统的长卷绘画形式,这就可以在一张画卷上画出同一个夜宴中不同时间、不同活动、多次出现的主人公韩熙载的形象,而不致使观众感到重复。这种巧妙的不受空间和时间限制的表现方法,在传统绘面中是常见的。

(二)构图
为了突出该画的主题,除.与人物活动有紧密关系的桌椅、床帐之类的道具外,作者舍弃了不必要的门窗、户牖,并特意布置了几扇摆法不同的屏风,从而明显地隔开了五段不同时间、不同夜宴的活动场景。这种巧妙的构图,正符合南齐谢赫六法论中关于“经营位置”的精辟论述。作者还在第三段景物中安置了一台蜡烛,借以烘托夜景的气氛,并不需要将角落里画得很黑暗,这也是国画表现夜晚的手法特点之一。

(三)线描
顾闳中继承了唐代阎立本、阎立德、张聋、周肪等细紧的线描传统,并大大向前发展了一步。他所画人物,在人体结构、骨骼及比例关系上,表现得非常准确,是前人所不及的。他还能运用不同的线描表达出刚柔、厚薄、粗细不同的质感,如用细紧的线描表现仕女穿戴的罗纱和绸子--类的衣裙、飘带,用劲挺、锋利的线描表现韩熙载及宾客所穿质地较粗的麻质衣服﹔用极为柔和细致的浅墨线勾勒人物的脸和手,还能准确地勾出人物肌肉、骨骼及五官部位,使人能感觉到肌肉的转折,这一点为唐代人物画所不及。再如人物的发髻及须眉,也比周晰的《调琴啜茗图》、《簪花仕女图》及张董的《捣练图》更加细腻。此外,用稳重的线描绘屏风、桌椅、床榻,用轻柔的线表现樽俎、灯烛、帐幔、乐器、杯盘等,更是顾闳中的特长。因此,《韩熙载夜宴图》在线描方面,确实在唐宋之间的人物、仕女画中,起到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四)设色
全幅画卷的色彩以浓艳厚重见长。颜料以石青、石绿、磔砂为主,虽然此画卷距今已有八、九百年,但仍然保持了一定鲜艳的色调,这说明顾闳中在选用颜色上较前代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用色技法上,也有相当高的造诣,如用重墨晕染床和桌椅,衬托出人物及其它景物的青绿、浅粉的艳丽色彩。作者既能运用对比的颜色石绿、侏砂等)和中间颜色(如深草绿的衣服等),把整个画卷和谐地统起来,又能在一种颜色中求得多样的变化(例如红色中有珠砂、朱膘、绯红等),使色彩既厚重又不板滞。对人物须发及面部颜色的谊染,能用由浅入深、层层晕染的方法,将须发的疏密、浓淡及肌肉的起伏变化,表现得细腻入微。这些都是以前的人物画无法相比的。

杜霄:五代吴越人,所画仕女,笔意与周晰相仿,尤擅长描绘曲眉、丰颊的贵族妇女形象,点缀蜂蝶十分生动,在《图画见闻志》中著录其作品有:

《扑蝶仕女图》此图早已流入日本,国内只有摹本。关于仕女扑蝶题材,唐宋以来的画家用得很多,但多采取追扑的形式。而杜霄在这幅仕女扑蝶图中,却采用从蝴蝶背后扑上去的姿态。仕女一手持扇柄,一手放在扇面上,她那一声不响、轻手轻脚迈步向前猛扑上去的瞬间动态,紧紧扣住观众的心弦,突出了猛扑时的神情,极为成功。扑蝶仕女的头部及面部纯属盛唐少女妆饰,头上梳双髻,面部采用唐人仕女画的“三白法”(即额、鼻、下须染白粉)。衣纹用笔方法与五代周文矩的战笔描有共同之处,并在长裙上用粉晕染出唐代妇女服装特有的唐草纹样。这幅优秀作品在中国古代仕女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阆苑女仙图 五代·阮郜

阆苑女仙图 五代·阮郜 绢本设色 纵42.7 X横177.2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阮郜:五代人,任职太庙斋郎,擅长画人物,尤其是仕女画,能绘出纤液淑婉之态。《宣和画谱》中著录其作品有《游春仕女图》、《女仙图》等四幅。清故宫曾藏有他作的《阆苑女仙图》,是根据神话“瑶池阆苑”所绘,画中仙女们,或骑凤,或驾云,仙乐飘飘,样云缭绕,再绘以嘉木珍禽和楼台山石,极富想象力。这幅画现为沈阳博物馆收藏。

总的说来,五代(公元907年-960年)画家的人物画,继承了唐代阎立本、吴道子、张置、周肪的风格,并有所发挥。历史上大画家多出自蜀中、江南。而江南著名人物画家有周文矩、顾闳中、顾大中、郝澄、王齐翰等,其中专长仕女画的当推周文矩和顾闳中为魁。五代仕女画,一方面集中了前代的创作方法和技法,一方面受五代诗词文学作品的薰陶和影响,进一步丰富了仕女画的题材和表现方法,从而使仕女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相关标签:
五代画家
仕女图画家
猜你喜欢
《李白·送汪伦》
(32x138cm) 咨询价格
《连年有余》
(68*138cm) ¥800
《吉利有余》
(68*138cm) ¥1,350
《富贵花开》
(68x136cm) ¥600
《穗韻》
(68x138cm) 咨询价格
《水月观音图》
(116x93cm) 咨询价格
合作咨询
合作咨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