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画仕女图的画家有哪些

李公麟,字伯时,号坨眠居士,安徽桐城人,是北宋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画家(宋皇祐元年至崇宁五年,即1049年-1106年)。少年时曾临摹很多前人优秀作品,广泛吸收各家之长,融汇贯通,自成一家之法,有卓越的写生技巧与创作才能。他长于人物及山水画,尤精画马,平时常去皇家养马的“骐骥院”写生名马、传世的作品有《五马图》和《牧放图》。这说明他除临摹前人作品外,还特别重视深入生活。他一生中作画很多,除以上两幅外,还有描绘唐代大将郭子仪单骑见回纥的《免胄图》及《维摩诘图》、《九歌图》等。现将后两幅画重点介绍如下:

《维摩话图》,画的是维摩与如来说法示疾,维摩踞床而坐,一个天女捧一花篮立于其身后作散花状。天女姿态优美端庄,衣纹及飘带处理流畅。原画在日本、是目前流传下来的最好的一张自描教故事画。另一横卷幅《维摩演教图》是一件以维摩诘经典故为题材的白描杰作,它刻意描绘了维摩诘和文殊说法的场面,除保留了天女散花的情节外,还画有各路菩萨环绕维摩听讲及韦陀护法诸神像。此画用笔紧细流利,形象极为生动,不亚于流入日本的那张维摩像。最为精彩的是一个道行较低的小佛声闻大弟子,因天花坠落在身上而眉头紧蹙(据佛经说,天女散的花都不落到者佛的身上,否则证明该佛的道行不高),他那发愁的神情可算刻画入微。这件杰作称得上国宝,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绘画馆,是我们学习传统白描的最好范本之一。

《九歌图》根据楚国爱国诗人屈原的作品《九歌而作。历代画家以《九歌》为题材作画者甚多,而李公麟的《九歌图》是最著名的一幅。可惜此图的真迹没有流传下来,只有一些摹本。墓本中以元代赵孟频和张渥的为最好,从他们的稿本中可看到李公麟白描人物画的规模。《九歌图》尤以“湘君”和湘夫人”两幅最佳,湘君又名娥皇,传说是湘水女神,画中的湘君,衣带轻柔飘逸,安样徐步在浪花上,更增强了该画的神话气氛,湘夫人又名女英,是湘君之妹,画中的湘夫人,双手笼在衣袖里,神态安闲自得,漫步于浪花中,表现出波涛起伏,仙袂飘飘的意境。李公麟还画有一件白描长卷《九歌图》,围绕人物的补景细入毫发,每段都有清乾隆的题诗,非常杰出,此画现在台湾。

陈居中,南宋嘉泰年间生人(公元1201年-1204年),曾任画院待诏。擅画蕃马、山水、树木。《南宋院画录》中记载有他的仕女画《文姬归汉图从《胡箭十八拍》《葵花仕女》、《亭仕女》等。现将其中几幅简介如下:

《文姬归汉图》,内容描写蔡文姬被匈奴掠走十二年后(建安十二、三年),曹操派使者将她赎回汉朝的故事。此画集中表现了汉使迎归和文姬临行前与左贤王及一双儿女饮酒话别的场面。原画在台湾,是陈居中的重要遗作之一。

《胡篇十八拍》原作已失传,有宋人摹本,已流入美国。我国现仅有明人摹本,共十八幅图,藏南京博物馆。此图根据蔡文姬的音乐文学名著七言诗《胡茄十八拍》所作,按原诗顺序进行,从文姬在长安被匈奴掠走开始,到离别她的-一双儿女回到长安,直至最后与从匈奴回来的儿女相逢为止,重点突出了文姬的思想感情和动态,并对北方游牧民族的风俗人情,以及牧马悲鸣、胡箭四起、塞草早衰的荒凉情景,作了十分动人的描绘。

此外,陈居中还画有《女孝经图》,根据女孝经“唐侯莫陈邈(注:侯莫陈是复姓,憩是名)之妻郑氏因侄女策封为永王妃,遂作女孝经以训之”的内容而作。它与《女史箴》一样,是描绘封建统治者为维护其统治地位而制定的一套束缚妇女的封建礼教作品。全图绢本共分八段,从仕女画技法的角度看,是非常精美的,其人物造型优美生动,文纹紧细,着色浓艳,园庭、屋宇、山石、花树等补景工致,原画现藏故官博物院。

李嵩:南宋人物画家,杭州人。少年时做过木工,喜绘画。被当时著名人物画家李从训收为义子。他在李从训的指教下,很快学会并掌握了描绘人物、山水、花鸟的技法。又由于他对建筑颇感兴趣,因此也很擅长界画(即用尺在建筑物上作画),所画《西湖图》可与张择端的《西湖争标图比美,另几幅名界画《仙筹增寿》、《焚香祝圣》《水殿纳凉》,以及仕女画《听阮图》、《元夜观灯图》,均于解放前夕,由国民党掼往台湾省。此外,还有《巴舡出峡》及《花篮图》的两个册页,现藏故宫博物院。

苏汉臣,宋徽宗宣和年间(1119年-1125年)画院待诏,开封人氏,是南宋有名的风俗画家。平生作了大量的货郎图、婴戏图及仕女图,尤其擅画儿童。他的画全部用金碧辉煌的重彩,精细绝伦,深受人民喜爱。这种富有装饰性及色彩鲜明的风俗画是今天年画的先导,其代表作有《秋庭晏戏》、《重午婴戏》和《五瑞图》(现存台湾省〉。其仕女画则继承了唐代周晰张蓄及五代以后的杜霄;周文矩等画家的优良传统,《画鉴》评论其仕女画“能得其闺阁之态,不在施朱付粉、镂金佩玉,以饰为工”。《南宋画院录》评论其《婴戏图》“深得其状貌而更尽神情。着色鲜润,体度如生,熟玩之,不啻相与言笑者”。这些评语高度赞扬了他在绘画上的成就。他所作仕女画流传至今的有:

《靓妆仕女图》描绘一个对镜梳妆的宫女,作者巧妙地将仕女的脸部显现在镜中、突出了该画的主题。宫女身后立着一个服侍她的小丫环;背景画有一曲万字朱栏、湖石的后面有几枝初放的花;案桌上的瓶中插着清香的水仙花,衬托出一幅江南早春的气氛。原画已流入日本。

《倦绣图》。传说是刘松年所画,我推断是苏汉臣所作,因为它的风格与上图相同。图中描绘-一个绣花的仕女伸臂打哈欠,表现她在长时间刺绣之后困倦的神态。整个人物用背面处理,极为生动。园林布景也极工丽,它与五代周文矩的《宫中图》和唐代周方的《纨扇仕女图》的内容相同,表现了宫女们被禁在宫中寂寞无聊的情绪。

宫素然:宋时贵州一女道士,生平不详。她继承了李龙眠的白描法,是一位杰出的白描人物画家。但唯一留传下来的作品是一幅横卷画《昭君出塞》,共有四组人物。其中第二组是汉明妃王昭君与一个手抱琵琶的侍女,人物形象与内心活动刻画得生动感人,并描绘出人马在北风怒吼、惊沙扑面的塞外,忍受着砭人肌骨的严寒,艰难地向北方行进,以及明妃一去不复返的凄凉景象。不禁令人想起江淹《恨赋》中“摇风忽起,向日西曦,陇雁少飞,代云寡色”描写昭君的有名诗句。此图卷是用水墨淡彩表现的。

牟益:字德新,是南宋理宗即赵昀(公元1225年—1227年)时的人物画家,尤擅长白描水墨仕女画。他的《捣衣图》是现存古代杰出的仕女画名作,系根据梁代文学家谢惠连的捣衣诗而作,描绘出妇女为远征在边疆的丈夫制作寒衣时的怀念和伤感的情绪。此图系白描手卷,从其画法上看,显然继承了李公麟的白描笔法,图内屏风上的水墨山水秀润超逸.很近似李公麟的《潇湘图》。全图描绘了三十二位妇女在劳动中的各种不同姿态和神情、其造型与唐代周助所塑造的仕女形象很相象。其它景物如房屋、栏杆、砧杵、以及其它器具,都安排得非常自然。象征季节的菊花、秋虫(纺织娘)等,烘托出全画秋初的气氛。这件珍品原藏故宫,可惜现已不知下落。

宋代除以上提到的画家及作品外,还有两件无名作者的极为优秀的仕女画作品,特推荐如下:

一)《天籁阁旧蔽宋人画册》中的《文姬归汉图》,这幅画在人物情节处理上,远远过同时代陈居中的同一画题作品。作者抓住了“离别”这一动人心弦的瞬间,描绘出“文姬与左贤王掩面哭泣;一个孩子抓住文姬的裙子不放;另一个小儿子由侍女抱于怀中,欲扑向文姬”动人肺腑的情景,深刻体现了蔡文姬的原诗“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的悲惨情感。甚至连画中的马也好象在为文姬的生离死别而腑首叹息,更增强了该画悲伤的气氛。原画藏上海博物馆。

朝元仙仗图.jpg

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局部 北宋 绢本墨笔,44.3cm X 580 cm,,美国纽约王季迁藏


二)《八十七神仙卷》又名《朝元仙仗图》。..以道教为题材、内容与永乐宫壁画类似,描绘了道教神话中的南极天帝君和东华天帝君一同朝拜元始天尊,以及由众神仙组成的仪仗行列场景。整个行列的众神仙应为八十八位,以钾将引路开项,最后又以神将压队结束,由于原画卷缺最后一位神,因此称为《八十七神仙卷》(原画为徐悲鸿先生所藏,后由徐夫人捐献给北京故宫博物院)。全部画卷画有两位帝君,十一名男神仙,八名武装神仙,六十六名女仙及一部分普通人物。作者对六十六名女仙的形象和动态,描绘得尤为生动优美。同时对人物的服饰也作了极为细致和富于变化的处理,如稠密、重叠的衣纹和飘带,以及群女仙佩戴的珠光宝气的头饰等,使画面产生了丰富、华丽的效果。这些头饰与浓而黑的头发,将仙女们的面颊衬托得特别丰满匀称。更难得的是,众仙女左顾右盼的神情及其他人物的神态、动作、衣裙、飘带、幡旗、伞盖、花枝等,都和诸地统一在缓缓行进的队列之中,赋予人们“仙乐飘飘,赤城霞起”优美的韵律感。正是这极其成功之处,使此卷成为白描仕女画传统技法的典范。

相关标签:
宋代画家
仕女图画家
猜你喜欢
《枇杷图》
(45x45cm) ¥300
《鲲鹏展翅九万里》
(62x120cm) 咨询价格
《花开富贵》
(180*70cm) ¥199
《双马图》
(62x120cm) 咨询价格
《长松石上听泉声》
(180x95cm) 咨询价格
《空》
(33x33cm) ¥100
《富贵美人图》
(138*68cm) ¥2,000
《湖山煙晓》
(360x74CM) 咨询价格
合作咨询
合作咨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