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研究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我们提倡科学的比较研究法,不是只凭经验,随意对比便下判断。科学注重实事求是,一切从掌握根据出发,即以第一手材料为依据,也就是从微观入手,各个方面进行对比、考察和分析。在此之前,先要具有宏观条件,否则第一关就过不去。所谓宏观条件,要求本人对某个时代、某派书画家基本情况有一个系统的了解,然后方能进入微观探索。一般来说,比较研究法指的是对同一时代、同一位书画家的作品进行比较研究,先看作品本身的笔墨技法特点,探究其本来的面貌,明辨创作时期,书画作家早、中、晚期的若干变化,当作一个整体予以考察,当然,时代的特征应归纳在内,不好分割。然后再就辅助材料逐一对照核实。所谓辅助材料,指原作上同时代人或后人的题识、收藏印记以及有关文字著录。由于作伪方法层出不穷、变化多端,不可究诘,偶然不慎出现失误,无论对作者和后人都无法交代。

就以中山大学原教授容庚(希白)收藏明戴进《溪山无尽图》为例。容氏乃古文学学家,又是青铜、法帖、书画鉴藏家,著述甚富,海内外知名。在六十年代,有北京伦池斋老板靳伯声从私家手中购得戴氏纸本山水长卷,首尾完整,流传中被题名为戴进《溪山无尽图》。容氏《颂斋书画小记》著录,为其重要藏品之一,后捐赠给广州市美术馆。据载,他是有再版《商击彝器通考》一书全部稿费购得,视为长物,有长编文字著录。又见于清道光年间鉴藏家李恩庆《书画鉴影》《爱吾庐书画题跋》著录,均认为是戴氏真迹。容庚还抄录了有关的辅助材料,为图证明作品的真实性。他为进一步博采众议,又广泛征求当代名鉴藏家的意见,却出现截然相反的看法:认为它是明人之作,但非戴进手笔绘制。此议一出,广州市美术馆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出所藏明清绘画作品并出版图录时,改定为明人所绘,而戴氏之名,从此消失。考其所以真赝判断反复出现差错,关键的问题在比较研究方法和实践上仍有缺陷,致使缺乏科学的说服力。我们不能说现在的鉴藏家没有使用过比较研究法,问题在于所掌握的资料毕竞还不够充分,人云亦云,无所适从。当我们把辽宁省博物馆藏宋人(原题夏硅)《江山无尽图》卷用来与戴氏作品进行详实的对比时,发现总的结构一致,一树一石、一人一马、一山一壑、一溪一桥等,丝丝入扣,证实它是《溪山无尽图》的祖本,任何人都无法否定。唯是否出自戴氏本人所摹,仅凭图后行书“钱塘戴进”四字款贸然作出肯定的答案,似亦无多大证据可依,因传世戴进作品中的题款无此面貌,于是考虑到早年必然有过,正好印证。微观的比较研究法对鉴定书画真赝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由此引申出比较研究法并非是死板的对证,还须将每位作家早、中、晚风貌的改变考虑进去。如果各方面的问题皆能得到落实,就可以体现出比较研究方法的科学价值。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767.html

上一篇:书画鉴定依据的主次关系

下一篇:中国书法家赵望进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