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国画颜料及制色之法

2021-06-01 15:24:11

除了水墨、白描之外,中国画的其他技法形式无不与颜色相关。中国画用色多取之于天然矿物和植物材料,那些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古画保存至今仍不褪色,不能不令人赞叹。那些古代寺院中保留下来的唐、宋壁画,经历岁月的剥蚀依然宝光灿烂,同样证明了中国绘画所用颜料的精贵与考究。

中国传统绘画颜料分不透明体的粉质和透明体的胶质两类。粉质的多属于矿物颜料,色泽滞重,但能耐久不变。用时须入乳钵研细调胶,用后即将胶水撇去澄净,以保持颜料的明洁度。一般应用的粉质颜料有石青、石绿(各分头、二、三、四,四等)、朱砂、铅粉、石黄、银朱、泥金、泥银等。朱嘌、赭石也属矿物颜料,因其质细,透明度大些,多作水色或与其他颜色调合使用。胶质的大都是植物颜料,常用的有花青、藤黄、汁绿、胭脂、洋红,色泽较鲜,制成胶结体后,用时以水调开。

国画颜料-天然颜料.jpg

在上述颜料中,以花青、赭石、石青、石绿、藤黄、朱砂较为常用,凡画山水、人物、花鸟,一般都离不开它们。中国画有“丹青”之谓,就是由于古代绘画常用朱红色、青色的缘故。石青产自云南澜沧江一带,即所谓云南大青。听老一辈画家说,石青多系进贡之物,每包十两,上有“大粒贡青”字样。也有私人贩售者,但不如内庭为佳。石绿以鹦哥绿、孔雀绿为佳,产自福建。藤黄也叫“管黄”,据说以柬埔寨王国出产的最好,唐代所谓“真腊之黄”即是此物。朱砂又叫辰砂,属于辉锑矿类,不易变色。我国主要产地分布在湖南的凤凰、晃县、麻阳、乾城,贵州的玉屏、毕节、贵筑、安顺,四川的酉阳、秀山、彭水,云南的保山、大理等地。据说30年前秘密重建天安门时,从城楼最高的脊瓦处露出一个30厘米见方的木盒,上面清晰地雕着一对精美的二龙戏珠图案。盒子里面除了有金元宝及五彩粮外,还有一粒像红铅笔头似的东西,凉凉地,好像是石头,手指一捻,变成朱红色粉状物,若离若聚,专家们闻闻说,是朱砂。当时一位60多岁的中国古建筑专家拿着粉末状的朱砂说,这是百年真朱砂啊!由此也可以看出天然朱砂久不失色的特质。

用于中国画颜料的矿物或植物一般都需要加工提炼方可作为颜色。旧时书画家常常自己制作国画颜色。于非闇先生就能亲自制作各种矿物质国画颜料。

国画颜料-天然颜料.jpg

先说石青的漂制。将一铜质器皿擦拭干净,磨擦使之发热,因铜器热后有吸力,将石青放在上面,铜器上便有小量蓝色石质挂在上面,此时用针将其挑出,将其中颗粒大的放在乳钵中用清水细研,三四小时后,入胶少许,用纱制的小网滤去杂质,这种杂质叫“油子”,色灰而不可用。滤净的则人水再研,但不可用力,用力太大便全成了青粉。大约十多小时,再人胶研三四个小时,倒入洁净的铜锅内,置文火上煮沸,再去掉上层之油,则底下之青便较为纯洁了,如此三次,便告制成。石青有头青、二青、三青、四青之分,分时预先置四只细瓷大碗,将研细的石青搀入大量胶质,置沸水搅匀,略沉淀,倒入第一碗中,三四分钟后,倒入第二碗中,以次递推,则碗内沉淀,深浅自然自明。

石绿的制作也需要研磨,只是研磨时须加入少量的醋,精研至30小时后再进行漂制,其方法与石青漂制法相同。朱砂分贡头砂、净面片砂中国画颜料品种并不十分完备,且大都是间色和复色,缺少明度大的颜料,如柠檬黄、湖蓝、翠绿、绯红之类,为了达到某种效果,在绘制中国画时,可以适当选用一点水彩画和水粉画颜料,但不宜过多,以防将国画画成了具有明显西画特征的作品。幼时先生教我绘画,画案上钵、勺一类总是必不可少的,如今人们作画,这类调色、制色器具几乎在案头上失去了踪影。国画颜料又早已改为锡管装,旧装国画颜色也是越来越少。其实,要真正画出中国画的韵味、风骨和气派来,旧的颜料和旧的做法仍不能丢。一些用色讲究的画家依然使用传统国画颜料,有的将新颜料和旧颜料配合使用,效果也不错。比如花青,目前市场所售都是化合物颜料,使用较方便,但娇艳剌目,且易变色。故有不少画家仍用土制方法使用花青。笔者以为,不管使用何种颜料,都应该知道中国颜料的来龙、制作方法和使用效果,这也应当成国画家的必修课来看待。只想图省事,把中国画颜料当成牙膏来用,便很难从本质上把握中国画的内涵。

如今,我们并不要求今天的画家和爱好者们都能亲手制色,但起码应了解中国的颜色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也并不排斥今天的人们在使用那些既方便又快捷的袋装颜料,但一定不要使自己的作品与中国画的距离越拉越远而失掉传统本色,这才是需要我们警惕的。

本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09.html

上一篇:学习篆刻从何处入手?

下一篇:写意画的意境和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