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挂字画有什么讲究?

悬挂字画既作为居室的装点,也表现主人的文化品位和艺术情趣。

悬挂字画重要的一点是要合乎常理和规范,这样才不致露怯。比如张挂通景画屏或书屏,必须顾及次序,数屏挂在一起一定要成为一巨型整幅,尤其是书屏,切不可颠倒位置,使人读不成句。这叫拼接悬挂。独景屏条双数多条,有的在内容上也有联系。如果是春夏秋冬四季山水屏,尽管它们各自独立,但也有固定次序,一定要按春夏秋冬的顺序去张挂。兰竹菊也是如此。对联有上下联之分,上联挂在右边,下联挂在左边。有人悬挂时将上下联的位置颠倒了。这种不合规范的挂法明显暴露了主人的浅薄和无知。挂轴是竖挂在墙壁上的画条,挂轴都有画带,有人悬挂时,将画带车拉在画幅的前面,极不应该,这又是一种露怯的表现。

悬挂字画还有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归纳起来为四个字,即“精”、“变”、“雅”、“文”。

一曰“精”。房内挂画切忌太多、太杂、太滥,不要给人凌乱感和压抑感。清初文学家李渔就主张悬挂字画宜“少而精”。其《闲情偶寄》一书说:墙壁上当然少不了字画,但是悬挂太多,不留余地,对文人来说也太过于俗气了。天下万物,以稀为贵。好的东西,贵在偶尔一见,过于繁琐就会令人生厌。

二曰“变”。一幅字画不要悬挂得太久,每隔一段时间要进行更换。否则,既有损于字画本身,也缺乏新鲜的感受。清人沈复《浮生六记》卷六《养生记逍》在记述其房内的装饰陈设时提到:“洁一室,开南牖,八窗通明,勿多陈列玩器,引乱心目……挂字画一幅,频换。”在沈复看来,书房内字画的频繁更换可以使主人获得雅趣。这类看似寻常的小事情也与怡情养性发生了联系。

三曰“雅”。在书房张挂字画不要过于艳丽花哨,也不可过于铺张对称。前者太怯,犹如洞房﹔后者太俗,像是商号。林语堂主张:墙上“挂一二幅字画,字必雄劲,画取远淡空灵,而室中也须如这画一般的空灵”(《房屋和内部布置》)。厅堂正中挂大幅中堂画、两边分挂字对是允许的,但挂在书房却显得不雅。若将对联一起并挂在书房才更具文人气息。这确是文人学者的见地。

四曰“文”。房内悬挂的字画极能反映主人的文化素养和审美观点。有的作品不见得出自名家之手,却极有文人气息,水平并不低,同样使居室生辉,亦显主人高雅。俗劣而又无任何意义的字画,若悬挂于房内,有失主人身分,倒不如将它束之高阁。

现在,不少书画爱好者喜将字画装在镜框内悬挂。镜框最好选用古制旧制。古旧镜框多为硬木,古雅大方,作工考究,有的还嵌有黄杨,尤其是装旧字画,最为合度。但古物市场上,古旧镜框日见稀少,而且大都价值不菲,故也可配木制新镜框。新镜框可选“泥鲋背”式,也可用其他传统式样,但不要用铝合金或塑钢制作框子。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20.html

上一篇:折扇收藏和保养

下一篇:好的字画应找好的装裱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