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的种类和区别

砚,又称砚台、砚田、墨池、墨海、墨盘。古人有“以文为业砚为田”之说,可见砚在文房四宝中占有重要位置。砚,作为自然美与人工美相结合的实用品和艺术品,因其很强的观赏性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古往今来,君宠人爱,书载诗传,特为书画家所钟情。

砚的类别各异,品种繁多,从其质地上可分为玉砚、陶砚、瓷砚、石砚、铜砚、铁砚、银砚、漆砚等,其中最普遍的是石砚。石砚中最著名的是端砚、歙砚、洮河砚,这三种砚加上澄泥砚,合称“四大名砚”。

四大名砚中,端砚名声最大,素有“群砚之首”、“天下第一砚”的美誉。端砚产于广东肇庆市东郊的端溪﹐多数人认为其问世于唐代。端砚石品优良,其质坚实细腻,滋润娇嫩,有“秀而多姿”、“发墨不损毫”、“呵气研墨”的特点。

歙砚是中国第二大名砚,产于唐宋时的安徽歙州,因其砚材取自江西婺源龙尾山一带的溪涧中,故又称“龙尾砚”。婺源旧属歙州,歙州所产砚石,还有歙县的刷丝石、祁门的细罗纹石等,但以龙尾石的品质为最优。歙砚之所以见重于世,盖因龙尾砚之缘故。特别是其中的“金星”、“眉子”等名品,石质坚润,结构紧密,抚之如肌,磨之有锋,不易涸墨,涤之立净,素有“金声玉德”之誉。

洮河砚产于洮州(今甘肃临潭),洮石出于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一带的洮河。这里深山僻壤,四面环水,山河艰险,自古以来人烟稀少,交通不便,故采石极为困难。洮石有绿洮和红洮两种,绿洮石以其色之所近,又有“鸭头绿”、“鹦哥绿”、“渝墨点绿石”等;石中如有天然黑色如水纹者,其质更优。红洮者呈土红色,纯净甘润,较为罕见。洮河砚石质腻润,发墨甚好,蓄墨久而不干。

澄泥砚属陶砚一类,它是从河水中筛得极细的泥土,做成结实的坯块,风干后雕琢成砚形,放在火中烧炼而成的。由于土质和烧炼时所掌握的火候不同,澄泥砚有“鳝鱼黄”、“玫瑰紫”等不同名目,其质细而不涸,坚而不燥,坚硬耐磨能与石砚相匹敌,砚中珍品则“一匙之水,经旬不涸,一洼之墨,盛暑不干”。

我国古代除上述几大名砚,比较出名的还有山东的鲁砚、安徽宿州的乐石砚、江西修水的赫砚、河南济源的天坛砚、四川合川的嘉陵峡砚、吉林的松花石砚、河北的易水砚等等。

砚在文房四宝中,保存价值与观赏价值最高。有人说:“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古人以砚为长物传世,以砚为宝的风习,至今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南齐书·王慈传》说,王僧虔的儿子王慈,“年八岁,外祖宋太宰江夏王义恭迎之内斋,施宝物恣听所取,慈取素琴石研,义恭善之”。宋人曾造《类说》载;“唐李卫公收砚至多,其尤妙者曰结邻,言与相结为邻也。”五代南唐后主李煜有一方“三十六峰”歙砚,南唐亡后流入民间,有人用它换了一栋豪华的园林住宅。唐和五代时,文人和书画家不仅藏砚,而且品鉴之风愈加浓厚。唐刘禹锡就曾对端州石砚的石品花式作过品评。韩愈、李贺、徐夤等,也留下过关于评砚、赏砚、藏砚的诗赋。宋元两代出现了更多“爱砚入癖,嗜砚入痴”的文人和书画家。如宋代的米带、苏轼、欧阳修、黄庭坚、蔡襄,元代的乔篑成、倪瓒、赵孟頫等,均喜藏观赏砚,素有砚癖之称。

明清两代文人及书画家宝°、藏砚、品砚的风习仍不减于宋元。明代的项元汴、文征明、文三桥、彭年均是玩砚名家。清代的高凤翰、黄任、纪昀等,皆以砚为友,多藏佳砚。有“八闽巨手”之名的黄任(字莘田)生平嗜好石砚,颜其居曰“十砚斋”。他初任广东四会县令,后被弹劾罢官,回到家里,压箱子底的东西全是一些砚台。他的一位朋友写诗赞道:“十砚先生淡无欲,作官不恋五斗粟”,“砚癖不顾千金仇,诗成自谓万事足”。乾隆时代著名学者纪昀颜其室曰“九十九砚斋”,其藏砚既广且精,为北方玩砚大家。所集之砚大多亲作砚铭。铭如夭仙化人,超逸不可思议。后将藏砚集拓成集,名曰《阅微草堂砚谱》。

人言:“癖砚乃中国之文化奇观。”的确,砚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一,对东方民族具有特殊的凝聚力,并始终充满了活力,中国人特别是书画家们的玩砚之习将世代相传。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26.html

上一篇:品砚、用砚、涤砚

下一篇:书画创作用墨该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