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纸有收藏价值吗?

从前,曾流传一种说法,即中国的宣纸是纸寿千年的。但是,这种定性之说并无实践根据。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有人花了数年时间,对宣纸等7种不同的纸张进行了老化对比试验。结果测出:新闻纸的寿命是150年左右;书写纸的寿命是400—500年;铜版纸的寿命约700年;宣纸的寿命高达1050年。中国宣纸的寿命真可谓是纸中之冠了!

宣纸只是我国传统纸张之一种。中国古代还有蜀笺、桑皮纸、麻纸、夹江纸、雅纸、绵纸、毛边纸、毛头纸、元书纸等多种。由于中国的传统纸张具有保存多年不虫蛀、不变色、耐久不坏的特点,名贵的中国纸也是可供收藏的珍品。

北宋时代的欧阳修得到澄心堂纸“如得天球拱璧”,欣喜若狂,颂赞备至。他转赠尧臣两轴,尧臣也惊喜万分,作《永叔寄澄心堂纸二幅》诗赞曰:“滑如春冰密如茧,把玩惊喜心徘徊。”苏轼得到宣纸后把它当作珍宝收藏,不忍挥毫动用。

明代以降,文人、书画家不仅爱纸,藏纸的也多了起来。藏家所集,以古代名贵的加工纸为重。如清人俞筱甫收藏宋代的金粟笺5幅、梁山舟收藏黄色藏经纸两种、张芭堂藏金粟笺和法喜寺藏经纸……此类轶事均见诸笔记稗史中。据称,“海盐法善寺藏经,流传绝少,惟曾有背纸几番,为张芭堂所藏,光洁如玉,与金粟笺无异。钤印有云:一曰法喜大藏,作一行;一曰法喜转轮藏经,作两行。”彼时乾隆皇帝亦喜藏金粟笺等古纸名品,“凡以佳纸进呈者,皆蒙睿藻嘉赏,由是金粟笺之名以著”。

古代加工笺一类佳纸原本就很贵重,加上清代帝王的酷爱、收藏家的青睐,更使其价值千金。鉴于五代、两宋、元、明时代的笺纸名品精美异常,而至清代又珍稀难得,康熙至乾隆年间,宫廷曾仿制过前代名笺多种。如乾隆时仿宋金粟山藏经纸,纸角钤“乾隆年仿金粟笺藏经纸”10字朱印记,为清官纸局制作。乾隆时仿五代南唐澄心堂纸,上有长方形隶书“乾隆年澄心堂纸”字样,制作选用楮皮纸,纸呈斗方,质地厚实,可分层揭开,多为彩色粉笺,绘以泥金山水、花鸟等图案。乾隆时仿元代明仁殿纸,纸的正面右下角钤以“乾隆年仿明仁殿纸”隶书字印,纸以桑皮为原料,纸的两面皆用黄粉加蜡,再用泥金画以图案,纸背洒以金片,平滑匀细,质地较厚。此外还有康熙、乾隆时仿明代内府御用宣德宫笺,为当时官纸局生产制作,所制纸品主要用于书写史籍和其它重要文牍。

上述各纸虽是清代仿制品,但决非“假冒伪劣”之类,而是出于“今尚其旧”,并做到“仿者尤胜”,当时已是十分名贵,流传至今,更是难得的藏品。故近代以来书家、画家、藏家无不倾心于古代宫廷制作的艺术加工纸,惟苦于珍品难得,少有所获。不过,清代也有民间仿制者,但往往做工不佳。尤其是一些古书画,间有题签或伪制者,多为吴下装潢家以新制冒充旧笺。当今也有将新纸作旧的,或用于伪造旧书古画,或直当古纸出售。对此,当注意鉴别。

生、熟宣纸及优质皮纸等中国传统纸张也可集藏。集藏这类纸的,多是书画家。他们不光是需要,也有欣赏的意味。郭沫若和夫人于立群生前都酷爱宣纸。郭老称宣纸是国之瑰宝。董必武生前也存有不少上好的宣纸。潘天寿和傅抱石均喜藏温州皮纸。1962年潘天寿用温州皮纸作《双清阁》,并题道:“笔能走,墨能化,尚有韵味并不减于宣纸也。”鲁迅也曾收集大批宣纸。他还将他买到的宣纸多次寄给在苏联列宁格勒东方语言学院任教的曹靖华。曹靖华用这些宣纸换回大批苏联木刻艺术作品,一时传为佳话。

至于古纸,因其珍贵稀少,诸多书画家作书绘画大都不敢动用。但有人特别喜欢使用古纸,用古纸作书绘画,效果的确非同一般。白蕉与石谷风对古纸的处理方式便很能说明这一点。

这两位先生都是对祖国传统文化造诣颇深的艺术家。白蕉精书法,擅画兰,于篆刻、诗文亦有很深造诣。石谷风曾长期受教于黄宾虹门下,间与张大千、溥心畲、刘子久、唐云诸先生游,在文物鉴定、书画创作及安徽地方文化研究领域取得了令人瞻目的成就。

这两位先生都喜爱文房四宝,对好纸兴趣更浓,但两人出发点则有不同。白蕉收集佳纸用于书写实用。他认为:“好的笔墨纸砚,有保存价值,但更有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若亲笔书其上,领略其精良质地,人生一乐也!况良墨着佳纸,光彩焕发,显出微妙韵味,更能给人以艺术享受。”石谷风收集古纸佳纸,主要是用来研究中国造纸术,欣赏纸张加工的精湛工艺,他也佩服白蕉不惜将古纸付之实用,但他对自己收藏的古纸却始终不肯动用一张。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30.html

上一篇:宣纸该如何挑选?

下一篇:怎样选择印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