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号印、斋馆印、鉴藏印

别号印、斋馆印,鉴藏印是旧时代文人所经常接触的印章类别,今天仍与广大书画爱好者和收藏界的朋友有着密切的关系。

别号印与姓名印、字印相关,其印文自然是主人的别号。此类印多用于书画作品中,其称谓有某山民、某山人、某居士、某道士、某主人等。别号多是借以明志及表达主人人生态度和感慨的。如郑板桥十分敬重南宋画家郑思肖的书画与人格,郑思肖号所南,故板桥特镌了一方“所南翁后”的别号印。朱牵的“八大山人”印、奚冈的“散木居士”印等,都是别号印,其印文均有所寓意。也有将字与别号合作一印的,字刻在上,别号刻在下。明清以来,别号印在文人墨客中颇为盛行,有的人甚至用过数十方。

斋馆印据传始于唐相李泌,有他留下的一方白文玉印“端居室”为证。历代文人墨客纷纷仿效,留下各种雅致的斋馆名。明清以来,以斋馆名入印者也很多。如吴昌硕因从友人那里得到一只出土古陶罐,即“缶”,虽上面朴陋无华,不着一字,先生却十分喜爱,故取斋馆“缶庐”,并刻“缶庐”印。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以缶为庐庐即缶,庐中岁月缶为寿。”潘天寿的“止止堂”印,表示他潜心丹青,淡于名利,不受名誉、地位的诱惑。李可染的“师牛堂”印,表达其不尚享受的献身精神。谢稚柳的“壮暮堂”印,自然是取自曹操的名句“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金石书画家钱君訇先生收藏赵之谦(无闷)、黄士陵(倦叟)、吴昌硕(苦铁〉三家印章甚多,故在三家名下各取字,取“无倦苦斋”为斋室名,并以此四字入印,也包含有为艺术而不知倦苦之意。津门篆刻家齐治源先生平生最服膺乔曾劬(大壮)、钟刚钟(子年)、邓万岁(尔疋)、寿石工(印丐)四家,对四家治印作品尤为珍爱,故取“壮年疋丐”四字入印,亦别有意趣。

鉴藏印是作鉴赏、审定、收藏之用而钤盖于书画作品和图书上的印章。从遗留在书画或刊入法帖的印章来看,唐太宗有“贞观”二字连珠印,唐玄宗有“开元”二字长方形印,这两方印虽未标出鉴定一类字样,却都属鉴定性质。其后,五代南唐有“建业文房之印”,宋太祖有“秘阁图书”印,宋徽宗有“大观”瓢形印、“政和”、“宣和”长方印,金章宗有“明昌御览”大型印,宋代苏轼有“赵郡苏轼图籍”印,米蒂有“米蒂秘箧”印,蔡京有“蔡京珍玩”印,贾似道有“秋壑图书”和“秋壑珍玩”印,等等。明清以来,鉴藏印更为盛行。鉴藏印的称呼,有鉴赏、审定和收藏之分。鉴赏类可称鉴赏、真赏、珍赏、心赏、清赏、经眼、眼福、曾读、读过、曾归等﹔审定类可称审定、鉴定、考订、校订等;收藏类可称收藏、珍藏、鉴藏、考藏、藏书、藏画、秘玩、珍玩、秘笈、图书、珍秘等。如鲁迅先生有朱文“会稽周氏考藏”(陈师曾刻)、程十发有“十发心赏”(自刻)均为鉴藏印。鉴藏印多为细朱文,为的是钤在书画或典籍上以保持清晰、雅致。钤盖时须格外小心,千万不要颠倒或错位。钤印的位置应选取作品边缘的适当地方,切不可损坏原作品本身的面目,影响原作的艺术效果。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33.html

上一篇:钤盖印章的讲究

下一篇:钤印用印有什么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