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画室的命名

大凡读书人和书画家就是条件再不济也要设法为自己辟出一间“斗室”,以为书房或画室,或者索性将自己的居所作为自己“纵横万里”的艺术活动天地,美其名曰书斋。既有书室画室就要起个名字,这便是斋号。斋号的称呼多种多样。斋、堂、室、馆、阁、庐、轩、苑、房、屋、宅、筑、亭、台、居、厦、巢、庑、墅、厂、园、庄、村、坞、溪、察.廨、别业、精舍之类的字眼均可作书房、画室之名。斋名往往写成横披,有的请名家至交书就,有的自题以自勉,或装入镜框,或制成木匾,悬挂于壁间,令室内增辉。

书室、画室的题署不拘一格。有人对古代读书人和书画家所起的斋号进行分析归纳,认为有十大类,即:记其爱好、言其收藏、述其业绩、表明生活、抒写胸臆、衷述仰慕、标其境界、呼其狂放、述其身世、示其决心。

读书人和书画家的书房和画室本身就具有浓重的文化色彩和艺术情调,而那形形色色的斋号更是独具匠心,从不同的侧面和角度多方展示出书家画家的思想感情、人生憬悟和性格趣味,折射出各个时代文化艺术倾向。明末清初书画家傅山于明亡后隐居于山西太原城西北崛缅山中,山上有崛嵯寺,后唐李克用父子曾在此焚香刻石。傅山在寺中觅得一洞,乃栖身于此。因寺旁枫林成片,每到深秋霜降时节,枫叶尽染,满山红透,傅山因此取名“霜红龛”。“霜红龛”既点明了斋主身居深山之状,又隐含着心念故国朱氏明朝之意。艺术大师徐悲鸿靠友人资助于1932年冬在南京傅厚岗6号建成新居,题名“危巢”,以为画室。他在《危巢小记》中表其心迹曰:“古人有居安思危之训,抑于灾难丧乱之际,卧薪尝胆之秋,不敢忘其危,乃取名之义也。”可见其斋名中的爱国之心。书法家王个穆取斋号“霜荼阁”,“霜”的含意为二:一为寒冷,二为年迈。“茶”是一种味道很苦的野菜,可食用。《诗经·部风·谷风》中有“谁谓茶苦?其甘如荠”之句,意为甜中有苦,苦尽甘来。“霜茶”即指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要耐得寒,吃得苦,一生刻苦以求,到老也不放弃,意在激励自己永远保持进取心而寒窗苦读。沈鹏的斋号“介居”,“介”者,有介然独处、耿直正大、立志不趋时俗之意。自谓:“介居曲伸,天地一庐。”“锲斋”是古文字学家、书法家商承祚教授的斋号,它取之于荀子《劝学篇》“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用以自策自励,刻苦为学。

书画家的斋名还有不少是表明其艺术观点和艺术追求的。“隔山书舍”是岭南派画家关山月的斋号。“隔山书舍”有双重含义:一、其恩师高剑父的老师居巢,雅号“隔山先生”。关山月为自己的书斋取名“隔山书舍”,含有不忘前辈教诲之意;二、关山月居住的广州美术学院的教授楼附近有隔山村,取“隔山书舍”斋号是为写实。当年,他师从高剑父学画,恩师言传身教,师生情同手足,深得岭南画派的精髓。“四宁草堂”乃书法家龚望的斋号,表示他对傅山艺术观点的推崇。傅山的书法圆转流丽,自成一家,其书法之道:“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四宁”即取其要义。“佗山画室”是当代画家、美术教育家张仃的斋号,“佗”为古代汉语中的常用字,但今已很少用。“佗”字旧时通“他”,“佗山”即“他山”,此处有“借来一用”的意思,同齐白石的“借山馆”有相通之处,正是“搜尽奇峰打草稿”之意,意为博采众家之长,重视实地写生。

也有的斋号取自主人书房、画室的收藏之物。金农平生嗜奇好古,对文房四宝尤为钟爱,其中收藏不乏名贵砚台,后得一瓦砚珍品,故取斋号“瓦砚斋”。于右任喜爱碑帖书法,特别留心搜集古代碑刻。有一年,他在关中获魏墓志七件,全部是夫妻同瘗墓志铭,其魏碑书法,令他赞叹不已,故命书斋为“鸳鸯七志斋”。吴湖帆因藏有祖上遗传的周代邢钟和克鼎,取名“邢克山房”。王蘧常因得到友人赠送的仰韶出土古陶器,遂取斋号“仰韶楼”。王伯敏平时喜爱收集文物,尤多唐代藏品,故取斋室名为“半唐斋”。

另有一种斋号的取名是有特殊原因的。20世纪40年代,宋文治执教于安亭的震川书院,课余作画义卖,将所得的义卖款捐赠给该校,学校因此建房一所,因该房倚松傍水,取名“松隐庐”。张正宇的斋号“瓜饭楼”启用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其时因粮食供应不足,常以瓜菜代饭,故名“瓜饭楼”。朱孔阳继娶金启静,伉俪甚笃,因取一室名“联铢阁”,铢字含朱、金二姓。这都是别有寓意的斋号。

书画家的斋号可以取一个,也可以取两个,甚至更多,而且字数也不等。郑板桥取斋号“雪浪斋”、“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之斋”、“无数青山拜草庐”、“然黎阁”、“四凤楼”等,每个斋号皆有讲头。如“四凤楼”是为了纪念“四凤”之印作:与郑同时代的书画家高凤岗、高凤翰、潘四凤、沈凤曾为郑刻印,郑颇为得意,遂命其书斋为“四凤楼”。陈半丁的斋号有饮雪庐、竹环斋、五亩之园、莫自呜馆、二树学堂;陈师曾的斋号有染仓室、菊双影、玉石堂、槐堂、安阳石室,均有其特定的意义。

现在,一些书画界朋友仍有为斋室取名的雅兴。斋名标志着文人的志趣和情怀,尤不可随意。如“稚心斋”系张牧石先生为中年书法家顾志新所起。“稚心”与“志新”谐音,意为像童子之心那样纯真、朴实无华,认为艺术寓意的高境界是以纯真自然、不做作、不流俗为佳。顾志新非常赞同张先生的艺术观点,就以此作为自己书室的斋号。有的中青年书画家也爱给自己起一个斋号,如“谦庐”、“勉斋”之类,表达其为人宗旨,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起得太迂腐就可。否则,与其有反不如无。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35.html

上一篇:钤印用印有什么讲究

下一篇:书画家的名、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