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家的名、字、号

中国人的名、字、号都是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古之书家画家非但有名,而且还有字和号,这在款题、印章和考证书画家生平及作品时都会涉及。所以研习与鉴赏书画有必要了解名、字、号的相关知识。

名,是人在社会生活中为了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而对各自的称呼。现在,人们都将“名”称作“名字”。其实在古代,“名”和“字”是两个概念。旧时凡有文化者,几乎都是既有“名”,又有“字”的。

中国人起名有很多说道,并且受政治、思想文化和风俗的制约,既有时代性,又有地域性。先秦时代,给人命名有五种方式:出生时上天的授意、出生时的祥瑞之事、出生后的相貌特征、身边的物品之名、与父亲相似的某些特点。命名有六条禁规:本国国名、本国官名、本国山川之名、疾病之名、畜牲之名、礼器之名。西汉时取二字名的较多,并受“黄老之术”的影响,不少人名中有祈寿的因素和企求丰收之意。东汉、三国时人名趋单名化(一字名)。南北朝时复名字(二字名)复兴,因教传人,还出现了以梵语取名的。唐宋明清取名出现了三个特点:一是复名的使用率越来越高;二是一些文人取名喜用“引典齐贤”的方式,三是按族谱字辈取名广为流行。

近代以来,中国人尤其是文人、书画家在取名上更注重艺术性和文化味。概括起来,主要有明志趣、寄深情、表仰慕、取古言、摘诗词、示母爱六种形式。如郭沫若原名开贞,因对故乡山水寄以深情,遂将四川乐山两条河流的古名沫水(大渡河)与若水(雅袭江)合起来,取名“沫若”。美学家王朝闻,“朝闻”出自《论语》“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摘取古文中的文字,以作人名,发思古之幽情,抒胸中之深意。除了这些形式外,还有以姓连名的取名方式。画家程十发,“程”系古代度量名,《说文解字》:“程,品也。十发为程,十程为分,十分为寸。”程十发,意即一程等于十岁。这属于“连义式”。此外亦有“谐字式”、“成语式”等。

字在很早就有。按周代礼制规定,孩子出生三个月,由父亲给他命名:男姓20岁举行冠礼时取字。女性则在15岁举行笄礼时取字。就是说,当一个人成年之后,由长辈原来所命和多年来被长辈所称的“名”,就不便再在社交场合呼来喊去,就得另取一个供平辈或晚辈可以称呼的新名了,这就是字。

先名而后字,字由名而孳生,故而古人取字一般都遵循“名字相应”的原则,即名与字之间要有一定的内在联系。这种“相应”的主要方式有:同义互训,如褚遂良字登善,良与善同义;反义相对如韩愈字退之,愈与退反义;同类相反,如孟轲字子舆,轲是舆上之物;原名变化,如杜牧字牧之、宋濂字景濂;古语活用,如钱谦益字受之,本《尚书》“谦受益”一语;追慕古人,如顾祖禹字景范,是表示景仰史字家范祖禹;名字相同,如司马道子字道子、王僧孺字僧孺。

字,发展到后来,除了有“相应”的之外,字与名毫无关联的逐渐多了起来。近代改良派领袖康有为,字广厦,现代著名教育家黄炎培,字任之。

号,亦称自号、别号,即于本人名、字以外,别取一个大号。取号的习俗大约始于魏晋,取号者多为文人。号与名、字相比,有如下差异:首先,名和字大都是长者或尊者给自己起的,号则是自己起的。其次,名和字的取意要受到诸多限制,起号则无拘无束,可随意发挥,如五柳先生、秦淮寓客、青莲居士、兰陵笑笑生等。再次,名和字一般情况下是一个字或两个字,号则不限,可以是两个字、三个字,也可四个字以上。第四,名和字是一个人区别于他人的标志,一般不常更动,少数有改变的,使用新的名和字后,就不再使用原来的名和字。而一个人的号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多个,且可随意称呼,不受限制。如近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吴昌硕,先后取号苦铁、老缶、大聋、一月安东令等数个。

古代和近代书画家的字、号别具一格,妙趣横生,含义精妙。他们取字取号多有原因,从字、号中颇能体现他们的性格、志趣、追求、抱负。石涛中年时曾在京城生活三年,往来于名流权贵之间,目睹宫廷黑暗,官场腐败,使他心灰意冷。晚年,他定居扬州,意欲洗尽尘世纷扰,脱离名利场所。他写信给八大山人,请他画《大涤草堂图》,信中云:“济有冠有发之人,向上一齐涤”,以示他的“大涤”之心,因此自号“大涤子”。近代艺术大师黄宾虹,能书能画,名震遐迩。他名质,字朴存,又作朴人。他的故乡安徽歙县西乡的潭渡村,有座潭渡桥,桥的南端有一亭子,叫“滨虹亭”。为了寄托故乡之思,因而自号虹叟、虹庐、滨虹散人,因滨与宾常互用,又以“宾虹”行世。齐白石81岁时自号九九翁,刘海粟有一别号叫“艺术叛徒”,这都是些既有趣味又有内涵的字、号。

最有意思的当属邓散木的别号。这位现代著名金石书画家是一位奇人。他原名铁,字纯铁,小名菊初,学名士杰,另有散木、粪翁、一足等别号,但使用最多的还是粪翁和散木。他为什么要立“粪翁”这么一个别出心裁的别号呢?原来邓铁在青年时代,因书法、篆刻崛起上海文坛后,社会上出现了不少署名为“铁”的书法、篆刻冒牌货。邓铁忍无可忍,决定立号“粪翁”以明于世,这一来果然再无人仿效了。“粪”还有粪除之意,粪除即打扫、清扫,涤荡瑕秽,如《左传·昭公三年》:“小人粪除先人之敝庐。”又,《荀子·强国》:“堂上不粪,则郊草不瞻旷芸。”杨惊注:“堂上犹未粪除,则不暇瞻视郊野之草有无也。”故“粪翁”实寓有清除社会污染物之意。章士钊曾作诗说粪翁是“畸人畸行作畸字,矢溺有道其废庄”。邓粪翁生前确有不少“畸事”,他住在上海山海关路懋益里,将其居室名为“厕间楼”,自刻小印曰“遗臭万年”、“逐臭之夫”。开个人书法篆刻展览会,将上厕所用的手纸制成请帖。晚年因血管堵塞被截去左足,于是即以“一足”为别号,取意于“夔一足”的典故。这些都说明了邓散木与众不同的强烈性格与自由精神。

眼下,书画界的一些朋友也有为自己取字、号者,有的还有为自己更名之想,这也无可非议。但一定要反复斟酌,不可草率,就是改也得改出品位,改出名堂。书画艺术家梁崎初名岐,取《禹贡》“治梁及岐”和《国语》“昔者大兴也,鷪鷪鸣于岐山”之义。字邠农,语出《孟子》“昔者大王居邠,狄人侵之,在岐山之下居焉”之义。后来他更名崎,字砺平,以示通磨砺踏平崎岖之路。原先的名、字自当不错,后起的名、字更胜一筹。这种取名更字犹可为今者所鉴。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36.html

上一篇:书斋画室的命名

下一篇:书画中写称谓时所要注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