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题及咏书咏画诗

请水平高、有见地的人以吟咏等形式,对自己心爱的书画作品,作一番品评或发表一点儿见解,这就是索题。索题作为书画家们所钟情的一种雅事,在以往和现代都颇为盛行。

索题既是请别人在作品上题咏,所题咏的书画有主人收藏的他人之作,也有主人自己的作品。如笔者收有姜毅然所画朱竹,先生故去多年仍妥为保藏,于是请张牧石等先生题跋。张先生特作《定轩过示毅然先生画朱竹索题》:“奇姿好入比红诗,风雨和烟许尽宜。泪滴潇湘余血浸,不须老碧染孙枝。”此为他人之作索题。戊午冬笔者画山水册页,请张牧石题跋,张先生题曰:“缥缈烟岚展卷浮,喜君闲趣得沧州。此中尺幅藏邱壑,自是溪山许卧游。题用秀画山水画册叶,屠雍协洽上元邱园题于看剑庼。”此为自己之作索题。

为书画索题,一般都得在作品上给题咏者留出书写的地方。屏轴形式书画的题咏位置分三种情况。一种是在书画作品上事先留出一些空白,以作题咏之用。对这种形式,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已有评骘。他说:“法于画大幅山水时,每于笔墨可停之际,即留余地以待诗。如峭壁悬崖之下,长松古木之旁,亭阁之中,墙垣之隙,皆可留题作字者也。凡遇名流,即索新句,视其地之宽窄,以为字之大小,或为鹅帖行书,或作蝇头小楷。即以题画之诗,饰其所题之画,谓当日之原迹可,谓后来之题咏亦可。”尝见吴昌硕《乱石山松图轴》就是这种形式。另一种是在作品原件的上下左右四周题咏。书法家龚望先生藏其先师陈嵩洲先生墨宝,裱为立屏,墨宝居中间位置,四周有余明善、王坚白、冯谦谦诸先生题咏。还有一种是在书画作品的上方留有诗堂,请人作题。笔者有张静怡先生作《郊栖图》,便由萧劳先生题诗堂,此外画面上还有多人题咏,又兼有第一种式样。

除了在屏轴上题咏,还有在册页和手卷上题咏的。在册页与手卷中,凡写在书画作品前面的叫“题”,写在后面的叫“跋”。旧时有些文人请人画一幅表现其赋诗填词一类往事的作品,尔后向多人索题,多采用手卷或册页。其做法是,或按主人的请求分别题咏,纸张的规格大小一致,再寄给主人,主人统一将其装裱起来;或将此画事先裱好,留出空处,再请咏者依次在上面书写。上世纪40年代初,寇泰逢先生在沽上倡为梦碧词社,时张伯驹在京主持庚寅词社,与梦碧词友频相唱和。70年代,姜毅然先生作《斜街唤梦图》记其事。图为一街南斜,近海河西岸。当门杨柳数株,三间老屋,一灯荧然,坐中数客作拈髭构思状。图复题一绝云“卅年旧梦绕斜街,抵死骚情唤不回。我为诸公留息壤,山魂窗影一灯埋。”泰逢先生览图,抚今追昔,感慨颇深,因依梦窗韵题《霜叶飞》一阕,并征题咏。当时,北京的黄君坦、上海的陈兼与、天津的赵浣鞠诸先生纷纷题咏,共征得诗词20多首,一时传为佳话。

书画题咏之作以诗为主。这类诗自有其艺术特质。其一,此类诗多以书画本身为描写、表现对象,需用优美形象的语言,鲜明地表现出这类艺术品丰富多姿的神采和意境。其二,此类诗需表现作者在观看绘画、书法以后的审美感受、艺术见解、美学思想和主观体验。其三,此类诗需深刻而多方位地反映出不同艺术间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相互渗透、相互融通的艺术规律。其四,此类诗还具有申发补充之特征。

古代文人中善作咏画诗、咏书诗者甚多,其中最属杜诗高妙。清代沈德潜《说诗啐语》说:“唐以前未见题画诗。开此体者老杜也。其法全在不粘画上发论。如题画马画鹰必说到真马真鹰,复从真马真鹰开出议论。后人可以为式。又如题画山水,有地名可按者,必写登临凭吊之意。题画人物,有事实可拈者,必发出知人论世之意。本老杜法推广之,才是作手。”杜甫的题咏之诗,每篇都能做到“不粘不脱”,为今人作题咏诗提供了典范。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38.html

上一篇:书画中写称谓时所要注意的地方

下一篇:款识、题跋和题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