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朴清雅博古画的起源与发展

博古,源于宋代,实乃我国传统绘画之一种,与“怪石”等并称为“杂画”。北宋大观年间,徽宗赵佶命王酺等编绘宣和殿所藏古彝器,成《宣和博古图》30卷。后人因将图绘铜、玉、瓷、陶等各种古器物的画,包括以古器物图形装饰的工艺品,统称“博古”。像《宣和博古图》类型的图绘,还有宋代的《考古图》、清代的《西清古鉴》和《宁寿鉴古》等。这类博古图旨在描摹原器,定要比例准确,线条流畅,忠于古器物本身,而不能无中生有。有一部托名明人项子京著的《校注项氏历代名瓷图谱》就违背了这一点。该书所绘,有许多根本就不是瓷器,而是漆器及金银器等,有些造型根本就不存在,虽然精细,亦不可取。

清初以降,实用意义的博古画经文人与画家之手逐渐升华为一种文化气息很浓的艺术品。历任康、雍、乾三朝的宫廷画家郎世宁以西洋画法参照中国画技法而创作的博古画,刻画细致,晕染匀称,为后世的博古画提供了借鉴。或许是郎世宁身为意大利人的缘故,他的博古画虽然精致秀美,但总是缺少点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金石味。清末著名金石篆刻家黄牧甫终生致力于金石之字,曾参加重摹《石鼓文》及辑《陶斋吉金录》等。所见三代金文、秦汉金石颇多。且从事过照相工作。他将丰富的金石学知识与现代摄影引人博古画创作,所作钟鼎彝器往往区分出阴阳向背,而且极富金石趣味。尝见他在光绪年.间绘制的青铜鼎,风姿妍美,古意盎然,并有一百多字的金文长题和行书款,其品位已超过了清代宫廷的博古画。

博古画
博古画

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又产生了以金石器物、瓷瓶、陶壶等为题材,以、菊等简单折枝及灵芝、水仙、手等经营构图,以写意为主的博古画。这种画既是绘画与金石的结合,又是文人画与作家画的结合,进而开辟了博古画的新天地。精于金石的吴昌硕、姚芒父、陈师曾、丁辅之等画家都是这类博古画的高手。吴昌硕72岁创作的《岁朝清供图轴》:圆形瓷瓶里插着花,方形陶盆中栽有菊花,竹提篮中装着手,提梁壶一旁摆放着茶杯,这一切构成一个完美和谐的整体。此画为大写意手法,质朴烂漫,奔放雄健,弥觉隽雅。

近代画坛还出现了一种在古器物拓片上添加花卉、果品的博古画。精美的器物、一流的传拓与高超的绘画融为一体,古朴清雅而富有诗意,堪称金石、书法、绘画的完美契合。民国年间,吴江沈氏雪庐珍藏的两幅博古画便是这类佳作。据《神州国光集》第五期载,清代金石考据家刘燕庭藏有一只古铜花觚和两把曼生壶,于是延请友朋于灵隐寺,出其所藏,请六舟摹拓,又请戴醇士在拓有花觚的纸上补海棠和月季,请戴尊生在拓有曼生壶的纸上补碧桃,遂成两绝。花觚纹采工秀,红绿斑斓,曼生壶则为书画家陈鸿寿代表作;六舟世称“金石僧”,乃传拓名家;戴醇士、戴芎生为丹青高手,三贤合作,淘非易事。笔者也曾请津门鉴家龚望先生手拓其所藏西晋陶缶,又请老画家姜毅然先生补以菊花、灵芝,书法家李鹤年先生特书大篆“寿客清供图”之诗堂,亦为器精、拓精、画精之作。

除了绘画之外,清代以来在博古的家族中还有用青田石的天然色彩雕刻成古器物图形而镶嵌于木板上的挂屏;也有以天然大理石为主,兼以松石、玛瑙、白玉、金星石等各种玉石为材料,利用玉石自然光泽嚷嵌为古器物图形的插屏、挂屏;以及雕漆、薄木、骨牙制成古器物图形的传统工艺品。这类博古,亦是珍贵,只要品位不俗,精工细做,均具观赏价值。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41.html

上一篇:单款、双款、穷款、长题的意思

下一篇:白描和粉本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