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描和粉本的区别

国画中有一种单纯用线描来表现的画体((亦有略施淡墨渲染的),叫做“白描”。白描对中国画的线描起到了巩固和提高的作用。唐代吴道子、北宋李公麟、元代赵孟頫所作人物,扫却粉黛,淡毫轻墨,遒劲圆转,超然绝俗,推为白描高手。宋元间画家也有采用白描手法来描绘花鸟的,如北宋仲仁,南宋扬无咎、元代赵孟坚、张守正等。

白描与“粉本”不能算是一个概念。粉本是中国古代绘画施粉上样的稿本。唐代吴道子曾于大同殿画嘉陵江三百余里山水,一日而毕。玄宗问其状,奏曰:“臣无粉本,并记在心。”元代夏文彦《图绘宝鉴》称:“古人画稿谓之粉本。”其法有二:一是用针按画稿墨线密刺小孔,把粉扑入纸、绢或壁上,然后依粉点作画。二是在画稿反面涂以白垩、土粉之类,用簪钗按正面墨线描传于纸、绢或壁上,然后依粉痕落墨。后来引申为对一般画稿的称谓。

白描

白描不同于粉本。它源于古代的“白画”。白画又称墨踪。吴道子常常以线描来完成画的主要部分,或者“数处图壁只以墨踪为之”,便属于白画。白描在白画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它是用墨线勾描物象,不施色彩,通过笔墨而不是颜色来表现物象的质的软硬、立体感和神态特征,在中国传统绘画长河中形成具有高度概括力并有别于其他画法的一种独立的画体。

白描在工笔赋彩里,可以看作是勾填彩的基础,不少作者把白描当作学习中国画的人门途径,这不能算是不对。然而,白描确有它独立存在的特殊价值。天津老画家姜毅然先生说:“画白描不能简单理解为单纯用毛笔去描摹物体的形象,而是以毛笔为工具用线条将物体的形态、神情及阴阳向背、质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因此,必须着意于用笔,具备笔墨的功夫﹔同时还要深入观察和研究器物及动植物的造型和动态,抓住本质特征,将所描绘的对象画活、画美、画出内在的灵魂。”

姜先生画白描,方笔与圆笔并用,中锋与侧锋并用;线条的长短、曲直、粗细、疏密、转折、顿挫,依照描写对象及其不同部位的特征而变化,点画孕育着情感。他的白描花,枝干用中锋,长而不拖,短而不碎,内藏锋芒而不露筋骨,刚劲用力,给人以傲然之感;白描兰花,花茎顶部攒生的花朵用工细之笔加以描绘,回旋飞舞,显得清新淡雅;白描昙花,叶子、花瓣、花蕊的用笔也各不相同。叶子用笔洒脱,花瓣寓刚于柔,花蕊点画活泼,使得画面和谐,很有气韵。这些表现手法的运用,是与画家坚实的书法基础分不开的。姜毅然依照书画同源之说,早年即苦练金文、汉隶和魏齐造像碑,绘画中用书法“指实掌虚”的运笔法则,切忌排比、软弱、粗野、紊乱的弊病。因此,他的白描,用笔多有变化,而变化之中又有统一,给人以节奏感和韵律感。

姜毅然的白描画依以形写神为本。他抓住物象的基本面貌,着意表现其内在之美,使物象平中有奇,各具特色,富有真情实感,使人们从千花万蕊中领略到祖国的欣欣向荣,而不是照物画物,以形写形。合欢花是一种落叶乔木,作者抓住物象——合欢茎高、叶小等特点,调动他的表现手法,着力刻画它蕴含着的那种大气凛然而又婀娜多姿的美,抒发一种奋发向上的情怀。扁豆、黄瓜等是爬蔓植物,他抓住其茎叶丛生的特点,用生动流畅的笔势,勾画出这类植物的生性自然、朴实无华的美。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42.html

上一篇:古朴清雅博古画的起源与发展

下一篇:“没骨”并非没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