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春山居图》的传奇故事

100多年过去了,无用师早已去另一个世界陪伴黄公望,但《富春山居图》留在了人间。这一天,画卷到了一个人手上,他就是明代画家沈周。老年时的黄公望已真正走进山水的生命,懂得起承转合皆有因,寂寞繁华皆有意,开笔作《富春山居图》时,一个老人,已沉淀到了生命最灵静那部分。老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那样的境界,就在这幅画中体现了。62岁的沈周,他反复欣赏,摩掌赞叹,在画卷上题跋,题了又题,又想,让画友也来题跋如何?哪知这一念竟惹出了事端。当沈周将画卷交给一朋友时,朋友的儿子见利忘义,偷偷将画卷卖掉了。这一来,沈周失魂落魄,但后悔已晚。一个偶然,沈周在古董铺又见此画,他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待确认之后,兴奋异常,赶紧回家筹钱。但终因价钱过高无力而返。画卷被苏州樊舜举以重金获得,回头还请沈周题了几句。

又过去100多年,《富春山居图》在几人手里流转,终于到了一个大站——明末画家董其昌那里。39岁的董其昌,忍不住感叹“吾师乎,吾师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富春山居图》在人世流传到此时,由于沈周、董其昌的极度推崇,它已变成了人间宝物。不管懂不懂艺术的人,都知道得到这幅画是一件了不得的事。

董其昌晚年,将《富春山居图》以高价卖给了宜兴收藏家吴之矩。吴之矩的三儿子叫吴洪裕,酷爱收藏到了不愿做官的地步。吴之矩临死前,将《富春山居图》传给了这个儿子。自从得到《富春山居图》,吴洪裕就一直处于如痴如醉的状态。饮茶带着它,吃饭带着它,睡觉也带着它,恨不得将它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实在太喜爱,怎么办呢?吴洪裕花巨资为《富春山居图》造了一个楼,唤作“云起楼”。楼中藏图的那间屋子当然就是“富春轩”了,特意临水以防火灾。从此,名书名画名玉名铜,都来供一富春图。这里,成了吴洪裕的天堂。但个人意愿终究抵不过时代的车轮。明亡清兴,战事席卷而来,吴洪裕只得放弃他的天堂,加入逃命人群。惊慌失措的那一刻,他不闻不问家中其他珍宝,唯独舍不下《富春山居图》,冒着生命危险携起它来仓皇出奔。

火烧《富春山居图》:

后来吴洪裕临死前,实在放不下《富春山居图》,经过千思万虑,他作出一个令家人惊讶不已的决定:要此画为他火殉。吴家老老少少谁不知此画的价值,要烧掉那可是烧掉几座城池啊。吴洪裕奄奄一息的时刻到了,他指意侄儿取来《富春山居图》。火点起来了,画被颤抖着投入火苗中,吴洪裕带着满足的笑容渐行渐远。说时迟那时快,他侄儿以极快的速度偷偷捞出此画,往火中投进另一幅画,偷梁换柱。经此劫难的《富春山居图》,起首一段已烧去,中间烧出几个连珠洞,并断成一大一小两段。从此,小段被称作《剩山图》;大段保留了原画主体部分,被称作《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

真假《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最后一个传奇,至今在绘画界流传。在乾隆年间,《富春山居图》辗转进入皇宫,乾隆皇帝恰好是绘画爱好者,得到此画之后爱不释手,奉为至宝把赝品当作了真品。并且对赝品大加称赞,亲自对其进行题书,实际上这是子明隐君的伪本。到了乾隆十一年,真正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来到了乾隆面前,但是乾隆认为此卷不是真品,应该是赝品。乾隆认为赝品虽然不是真迹,但是模仿的技艺也属一流。乾隆皇帝经常请大臣来欣赏《富春山居图》,大臣们也极力吹捧,认为乾隆皇帝是真正的艺术欣赏者,能够明辨真伪,并且绘画欣赏能力高超,没有一个人点破乾隆皇帝判断错误。后来,《石渠宝笈》还提到了这幅画。直到嘉庆年间,重新对《石渠宝笈》进行编程时,才把真伪进行纠正。

1933年,因为战争连绵不断,故宫的文物大部分都进行南迁,这些珍贵的文物通过不同途径到达上海,然后又辗转回到南京。在上海期间,著名的文物鉴定家徐邦达有幸亲眼看到了这两幅《富春山居图》,通过先进的检验手段检测,进一步确定了两幅画的真伪,彻底否定了乾隆的论断,让两幅图的真实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44.html

上一篇:倪瓒的人物生平

下一篇:黄筌的人物生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