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筌的人物生平

一、学画道路
黄荃(903—965年),字要叔,四川成都人。从小就爱好绘画并很早就显露出绘画才能。13岁(916年)左右,从刁光胤学画。同学的孔嵩只知死守师法而为法所拘,以至一成不变而无新意。而黄筌能顺着师法,入老师的作画本源之心,所以成为刁光胤的入室弟子。刁光胤的长处是擅长鸟禽、树石、花竹等,另外还具有勤奋刻苦的学习品质。这些都被黄筌吸收了。同时,又很注意向刁光胤之外的前辈学习。当年随唐僖宗入蜀的许多中原画家以及带来的不少名画,给西蜀后学提供了极好的研习条件。虽然三四十年之后,正值黄筌学画年龄时,有的画家已经谢世,但他们留下的真迹,无疑会提高蜀地的审美品位,同时还会对蜀地的艺术人才以潜移默化的教学的示范作用。连同他们的为人佚事一起,在人口皆碑的传诵中也在启迪、诱发着蜀地后学。事实上,中原先辈艺术家从绘画技法到思想品质的方方面面,都渗透在黄筌的作品中。据《宣和画谱》记载,黄筌除鸟雀师刁光胤、花竹师滕昌祐外,其它龙水师孙位,山水师李升,画鹤师薛稷

如果把握整体来看黄荃的师从,可以体悟到黄荃学到了更重要的是什么了。

一是精审自然的功夫。例如学薛稷画鹤,薛稷前未有臻于精妙者,至薛稷才有所成。《宣和画谱》记载道:“世之养鹤者多矣。其飞鸣饮啄之态度,宜得之为详,然画鹤少有精者,凡顶之浅深,氅之爨淡,喙之长短,胫之细大,膝之高下,未尝见有—能写生者也。又至于别其雄雌,辨其南北,尤其所难,虽名手号为善画,而画鹤以托瓜传地,亦其失也。故稷之于此颇极其妙。”薛稷画鹤之精的诀窍,在于他能细心观察分辨鹤外形各微妙结构并图写出来。黄筌所学到的正是这观察审物之道。所以尔后画出的鹤“更愈于生”,使得贵族豪家竞相收藏黄筌画鹤,而使初中唐的薛稷声誉顿减。另外从滕昌祐学花竹,也一样得滕昌祐写生之法。滕昌祐栽花竹杞菊以观植物之荣悴。揣摩得多了,自然而然对各植物的结构、形态等了如指掌,作画也就能轻松自由地随意随心而出。

二是得前辈画家很好的心性修养境界。前辈画家都有很好的传统文化修养,修身养性中善得高人心境并以此直通物象微妙心,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道中作着心画的表述。为此一般都是专一于画而勤修己心、慎交朋友。例如刁光胤,“慎交游,所与者皆一时之佳士”;滕昌祐“志趣高洁,脱略时态,卜筑于幽闲之地”,过着高雅自洁的隐士生活。又如孙位也是一位襟怀旷达的“乐与幽人为物外交”的人;李升也是一位心师造化、“笔意幽闲”者。所有这些老师的品质,黄都能兼蓄,并在一生艺术躬耕中踏踏实实地实践之,在他的花鸟作品中留下了非常清晰的信息。由于黄筌善于从各方面集诸家之长,并“无不臻妙”,所以郭若虚称他“全该六法,远过三师”。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中,成就着花鸟画巨匠的的光辉业绩。

二、出仕前蜀宫廷

黄荃以他杰出的绘画才能,一-帆风顺地经历了前、后蜀两朝。17岁(920年)时,从师同仕王衍,19岁被前蜀后主王衍录用,赐朱衣银鱼,监都趣院。从此黄筌开始了宫廷画家的生涯。前蜀后主王衍凡思一事都要求见诸于图,因此宫中所需的画家颇多。画家必须围绕着蜀主的意愿创作,是画家思路的一-个显著特点。这对青年黄筌来说,形成他日后花鸟画的富贵风格是不能忽略的一个奠基因素。据《旧五代史》列传载:咸康元年( 925年),王衍奉母同游青城山,令“宫人皆衣道服,顶金莲花冠,衣画云霞,望之若神仙”。又据载,同年王衍欲东游秦州,使秦州毁府署作行宫,大兴力役。宫中“壁上五彩画图青山碧水,珍禽异卉”。所有这些活动,都需要相当画家、画工参与完成。尽管前蜀因为王衍的穷奢极欲而使政治黑暗,就在这一年的十一月在受到蜀人的欢迎中被后唐灭掉,但对从17岁到22岁5年多期间,由青少年成长为青年的黄筌来说,宫廷中繁忙的绘画任务锻炼的经历非比寻常。从题材用度'言,或许是花鸟、人物、山水乃至图案设计都要涉及到。从特定的为蜀主宫廷服务角度而言,如何围绕着蜀主的要求曲尽其妙,使蜀主欢悦、赞赏,是所有的画家、画工都必须要专心考虑的。其中宫廷艺术总的规律也不难领会到:对于装饰绘画来说,必须要有祥瑞气、富贵意;对于纯绘画艺术来说,既要在工整、严谨的画法中表现维妙维肖的物趣,又要赋予诗词文学艺术的内涵,既新奇、别致又不失真的构思中得传神之功。这些要求,对于黄筌来说,自然会作为一种追求,尽全力去做好。并在受到蜀主的褒赏加赐之后,更是一种激励,证明了努力的成功。

在心理方面,这样的年龄正是有理想、有抱负、展宏图、奋发向上、向功名进取的时候。中国传统的光宗耀祖的荣誉感,也自然会激励自己在仕途上有所大成。虽然现在我们无法知道更多的黄筌家庭条件环境等方面详尽的资料,但就凭他少年时代就能拜大名鼎鼎的老前辈画家刁光胤为师,并成为入室弟子这一点,就有可推断黄筌至少有一个颇有教养的家庭环境,从小的文化修养熏陶、教育自在不言而喻之中。从自身来说,17岁就踏上完全合乎自己绘画爱好的宫廷画家之路,并且这条路因为有皇家的提倡颇令人尊敬,这是一条前途无量的辉煌之道。真可谓是少年得志。然而所有这些,但对于专一于绘画爱好的黄荃来说,没有考虑这些,只顾艺术的精进。杂念越少,画艺长进越是迅速。这样的心态,在老师们那里已经获得了一定的基础。从而决定了黄筌自己的艺术才能过着安定、富贵的生活,去开拓宫廷富贵花鸟画之路。他的生活观与艺术观,此时是形成的重要阶段。

三、出仕后蜀宫廷

前蜀被灭后,西蜀归后唐派去的孟知祥所管。孟知祥到府后,很是爱惜黄筌的才华,对黄“厚礼见重”(《益州名画录》),从925 年至933年的8年间,虽然后蜀尚未建立,属于后唐统治范围,但由于孟知祥一直没有离开过四川,并且在日益培植着他的势力,组建新的西蜀朝廷。所以黄一直是在孟氏的厚爰之中专心于绘事。至934年,孟氏西蜀朝廷建立,即为后蜀。进黄筌三品服。半年后孟知祥死去,其子孟蕤即位,更爱黄筌有加,即授黄筌为翰林待诏,权院事(画院领事人,相当于画院院长),赐紫金鱼袋。一下子就成为西蜀绘画的领头人。此时黄筌32岁,正值年轻有为的成熟年龄。在广政甲辰岁即 944年,因为黄筌画偏殿六鹤得尽生意,使孟昶叹赏不已,又加黄筌至内供奉、朝议大夫、检校少府少监上柱国。后来又“写伪后袁氏真张于别殿,嫔御属目,更深攀慕,累加如京副史、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益州名画录》)。出仕后蜀宫廷30年,是黄筌艺术日益光辉而臻全盛的时期。他的一生,是画艺不断长进的一生,又是不断地被蜀主肯定的一生,在宫廷内外上下广泛的承认、赞扬中的一生。蜀主每有所感,总是以各种形式嘉奖黄,黄筌也深感得其恩宠。日积月累中,对西蜀孟氏宫廷怀有深深的眷恋、感恩之情。因为除了蜀主对黄筌本人种种恩宠外,还兼顾了黄筌的全家,黄筌的兄弟黄惟亮、儿子黄居宝、黄居窠等都供奉于西蜀画院,并也得到蜀主的关照,其中黄惟亮、黄居窠为翰林待诏,黄居宝为水部员外郎。当965年西蜀被北宋所灭,“昶衔壁入觐,签与子居桌,皆从赴都下”,虽然宋太祖赵匡胤仍厚赐黄筌,并命为太子左赞善大夫,但黄筌已经是深情不能忘故国,终在亡国之初,哀戚而死。时在宋太祖乾德乙丑(965年)九月二日。终年63岁。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1950.html

上一篇:《富春山居图》的传奇故事

下一篇:当代书法家王景芬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