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是因为什么出家的?

2021-02-20 08:14:31

曾氏身怀张大千时,一日恍惚入梦,在一清澈明耀山谷,见一长袍老者手托闪闪金盘,盘中坐卧一只可爱黑猿,老者对曾氏言:“如喜欢,可送之。”曾氏生下张大千后,张怀中对“猿梦”深信不疑,并在一次见到曾熙时讲述了这个故事,受之感染,曾熙给张大千起名“缓”。此前,张大千的名字叫张正权。关于“暖”一说,傅申先生认为:“我的推究还有一个原因,他老师曾熙是湖南人,湖南有一个书法家叫何绍基,晚号去叟。这个何绍基是影响他老师很重要的一个书法家。所以他老师脑筋里面有何暖叟。听到猿的故事,就想到,就给他取名张暖,‘爰’他用了一生。早年二三十年代,那个爰是有虫字边的,后来去掉了。”

自己是黑猿转世,张大千也是深信不疑,一生中,他养猿画猿,无论身处何地,即使在国外定居,家中也不忘蓄养猿猴,并且画了不少猿猴,即使自画像中,也不忘画上心爱的猿猴。张大千曾画一只猿猴,双臂高举,似抓枝头,两脚腾空,一高一低,甚是有趣。是冥冥之中的感应,还是张大千有意相合“猿梦”,大概他自己也不能说得清楚。张大千一生名号繁多,援、媛、爱、季,字古皇、季爰、大千,号大千居士,别署石室沙弥、弘丘、弘公、弘丘子、大千学士等,据说印章就有三千多枚。随着画技日臻成熟,声名响亮,求画者络绎不绝,张大千为人慷慨,多是有求必应,但盖印时根据不同人群选择印章名号,分而盖之。“大千居士张爱”,“蜀人张爰”等便是其常用题款。

在曾熙老师门下,张大千突然做出一个决定,出家为僧。曾熙及众弟子甚觉纳闷。有人揣测此举与张大千早年深爱着的表姐谢舜华去世相关。谢舜华性格温柔,长相清秀,与张大千少时相恋,青竹马,情投意合,二人约定张大千留学返国即刻成亲。未曾想到谢舜华不到20岁芳年早逝,被干血病病夺去生命。噩耗传至日本,张大千惊诧难过,即刻要回内江凭吊,适逢张勋闹复辟,国内兵荒马乱、回到上海的张大千因路途凶险,加之家人坚决反对,不同意他回内江,无奈折身回到日本。后经父母撮合,再与当地一女子订婚,却发现该女子精神惶惑,头脑不清,再又退婚。两件事对张大千刺激不小,时时发出今生不娶遁入空门之类言语。但也有不同说法,认为张大千一生受不得拘束,曾熙上课威严,学生多有敬畏不敢言语,压抑孤独也是他出走的原因。还有学者认为:“感情受挫只是他出家为僧的表面原因,回国后一时找不到发力方向,才使他将视线转向博大精深的学。”以上言论,来自各类出版物。这次,记者见到张大千女儿张心庆,她对父亲的“出家”是这样解释的:“他不是想出家,他是想‘逃婚’。”我以为这一说法靠近事实。谢舜华故去已有几年,若论出家,从日本归国就“出了”,何必待到生活渐趋平静方才有此作为,逃婚应该靠近事实。曾友贞治家严厉,儿女恭敬从孝、母亲安排的婚事张大千不敢有半点违逆。此时的曾母为张大千胧合了一门亲事,女方曾正蓉是曾母本家的一户女儿,也是张心庆的母亲。曾正蓉为人厚道,相貌平平,因为体胖,后来全家人都亲切地叫她“胖妈妈”。张大干不同意这门亲事,但又不敢抗拒,无奈出家为僧。张家遵循祖训,治家严厉,张大千二哥张善仔在家很有威信,一次过五十岁生日、众好友纷纷赶来捧场,场面热闹,遭到母亲训斥,高堂老母还在人世,如此作为不孝不敬,张善仔赶紧向母亲赔了不是。同样,张大千也是对母亲极为孝敬,“南张北溥”声名鹊起之后,风尘仆仆的张大千回到家里,首先给母亲跪拜问安,接着给母亲洗脚按摩。一次,从外归家的张大千给母亲洗脚,被女儿张心庆看到,她说:“爸爸就把那个裹脚布一层一层揭开,我一看我奶奶是一双小脚,心里边好像一下就痉挛了,我觉得,我爸爸的手是画画的手,怎么能够给奶奶洗脚呢?那个时候他在中国已经是小有名气了,我就对这个印象很深的。给奶奶洗了脚,他又到厨房里去,给奶奶熬药……”

说到奶奶,张心庆非常钦佩,她说:“我觉得我们家里面,奶奶很有办法,四个孩子培养得都很特殊的。二伯父画老很出名,而且是很爱国的画家;三伯父是做生意的,是大轮船公司的董事长之类。四伯父是全国十大名中医之一。”

张大千最终去了松江禅定寺。寺庙住持逸琳法师得知张大千善画,将他收留,赐法名为“大千”。“大千”之名语出家经典《长阿舍经》“三千大千世界”。法师告诉这位新弟子:世界无量无边,宏广微深,千差万别,包罗万象,要胸列万物,观广探微,将己之大千世界融入世之大千世界,再将世之大千世界返回己之大千世界。此后,“大千”之名伴随张大千一生。

“大千”之名玄机四伏,却又明阔开朗。一生中,张大千遍游名山大川,中原大地、江南塞外,香港、阿根廷、巴西、美国,日本、朝鲜等世界各地也留下他的踪影。张大千曾在一首诗中写道:“老夫足迹半天下,北游溟渤西西夏。”似乎亦暗合了“大千”世界之千千广大。

仿李伯时罗汉图 张大千
仿李伯时罗汉图 张大千

在松江禅院,张大千崇奉“日中一食,树下一宿”。这也是释迦牟尼的修行方式。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当地画家王支林、费龙丁等画友,交往频密,切磋画艺。1920年,内地发生水灾松江画家义卖助赈张大千加入其中,挥毫泼墨,画就一幅三尺立幅《踏雪探》,画中老梅苍劲疏朗,清新自然,这幅画应该是张大千早年水墨画代表作之一。在此期间,张大千还画了一幅《仿李伯时罗汉图》,可以看出,他笔下的出家人也是充满了世俗的意趣。见性成佛,张大千的性情里放不下红尘世界。

宁波观宗寺的谛闲老法师,在佛门声望很高,张大千决定去宁波拜见谛闲法师。告别逸琳法师,他一路奔走募化,来到了宁波。观宗寺知客僧对张大千不屑一顾,闭门不纳,张大千便写了一封信给谛闲法师。据说谛闲法师正在闭关,见信欣然同意。原来谛闲法师见张大千信写得诚恳,字里行间又透着灵气,便允诺一见。来到寺里,张大千时时请教谛闲法师,与法师谈佛论道,听经说法。一个月后,谛闲法师对张大千说:“你既然来观宗寺求戒,希望能早日完成受戒,诚心向佛。”张大千犹豫起来。他与法师辩论说,佛教原本没有烧戒规矩,印度传入中国初期,也不兴烧戒。烧戒是梁武帝创造出来的花样。梁武帝信奉佛教后,大赦天下死囚,赦了这些囚犯,又怕他们再犯罪,才想出烧戒疤这一套来,以戒代囚。谛闲老法师说:“你既在中国,就应遵奉中国佛门规矩。”那天是腊月初八,第二天举行剃度大典。张大千逃出观宗寺。

张大千打算到杭州西湖灵隐寺去,投奔一位认识的和尚。这一年,被人称作“二十文章惊海内”的艺术大师弘—法师也到了杭州灵隐寺出家。不过两人并不认识。

张大千或许想借出家寄托内心浪漫,抑或幻想做清四僧、陈老莲或智永、怀素那样的和尚,向往他们恣肆随性,身披袈装,却并无佛教信仰和恳切实际的佛教修行,只是寄身禅院,做“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知”的艺术家吧。

张大千来到西湖旗下营,过渡岳坟,渡船钱要4个铜板,他摸摸口袋,只有3个铜板。心想船夫总会对出家人客气吧,不想船夫不但不发“慈悲”,反而破口大骂。双方争执起来,只听刺啦一声,张大千的“海青”被船夫扯破。游方和尚没有海青,就不能挂单,张大千顿时大怒,见船夫抡船桨过来,夺过桨来把船夫打倒在地。船夫大叫救命,岸边路人也大叫“野和尚打人了”,张大千快步离去。

张大千有些心灰意懒,朋友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在上海附近的寺院住下,一来方便画画,二来也可以和上海画界朋友交流。张大千决定回到上海,一下火车,被二哥张善子抓个正着。张大千被朋友“出卖”了。

张心廉说:“后来张善仔打听到了他在哪个地方,过去之后他就跑。结果张善后来是在一个火车站把他抓到,把他带回来的。”

原标题:张大千遁入空门的故事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2051.html

相关标签:张大千

上一篇:明代画家王绂简介

下一篇:花鸟画作品的艺术追求

推荐作品
《万里长城图》
(180*78cm)
《竹石仕女图》
(69*138cm)
《24孝图》
(43CMX43CM)
《惠风和畅》
(68*68cm)
《溪山泉韵图》
(68*138cm)
《丰年人美乐》
(68*138cm)
《马上封侯》
(43x92cm)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