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王献之《中秋帖》艺术价值鉴赏

2021-02-20 14:13:24

东晋王氏一门中,书风传染,艺绪相嗣,有几代人以书法名世,堪称晋代书坛上一支最为雄壮的队伍。这支队伍,以深受帝王宠信官至太傅的玊导为首,精通翰墨的名家多达数十人。如王导的从兄王敦、从弟王舆、王邃、王旷。王导的次子王括、三子王洽、五子王劭、六子王荟、七子王感。王洽之子王珀、王我。王旷之予王羲之的七子中就有六子善书,有长予王玄之、次子王凝之、三子王徽之、四子王操之、五子王涣之、七子王献之。其中,五子皆得家范而风格体貌各不相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涣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源”为艺术之本。王献之幼承羲之口传心授而独得家学之“源”,加上本人才思过人,所以笔下出神入化,运用不竭,成为仅亚于“书圣”的大书法家之一。

王献之中秋帖

王献之(344-386),字子敬,小字官奴。琅g临沂(令属山东)人。累迁健武将军,吴兴太守,至中书令,人称王大令。献之自幼聪颖敏慧,锐志于书。相传他七、八岁时从父学书,羲之悄悄从身后掣其笔而未脱,乃叹曰:“此儿当有大名。”他青年时敢于仗胆直言,曾对其父说:“古之章草,未能宏逸。今穷伪略之理,极草纵之致,不若藁行之间,于往法固殊,大人宜改体;且法既不定,事贵变通,然古法亦局而执。”远在一千六百年前,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青年就能-一针见血地针砭“书圣”,实在是胆识超人。他自己也确实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中体现了这种创新精神。他诸体兼精,尤以行、草擅名。其行草在继承东汉张芝和羲之的基础.上,进行了大服而成功地突破。笔法上,他变羲之刚健中正的“内撤法”,为起伏连卷的“外拓法”,更易于情弛神纵之际涉笔成趣。结体上弃古拙,趋秀逸,善于变化,有“破体”之称。其笔势更加飞动奔放,线条圆活流畅,刚以柔显,华因实增,锋毫往来之间,`其雄武神纵的气势超过羲之。张怀獾因此而称他“才高识远,行草之外,更开一门”。并赞美其行草说:“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张于行,草又处其间。无藉因循,宁拘剑则;挺然秀出,务于简易,情弛神纵,超逸优游,临事制宜,从意适便。有若风行雨散,润色开花,笔法体势之中,最为风流者也。”(《书议》)传为王献之行草墨迹的《中秋帖》是最能体现这种风格的代表作。

《中秋帖》又名《十二月帖》,无款。原为五行三十二字,后割去二行,现仅存三行二十二字。此帖走笔如风,酣畅淋漓,活泼飞舞,一笔连写数字而不断,体势连绵牵绕近于狂草。字虽不多,却个个奔放狂纵,气势夺人,有很强的抒情意味。米带《书史》说:“大令《十二月帖》,运笔如火筋(筷)画灰,连属无端末,如不经意,所谓一笔书,天下子敬第一帖也。”由于此帖用笔爽快淋漓,追求写意的味道很浓,体势又与米带行草相类,故后世多疑为米蒂临摹之作。清代吴升《大观录》说:“书法厚重,墨彩气韵鲜润,但大似肥婢,虽非钩填,恐是宋人临仿。此帖曾见于米氏《书史》,自为元章〈米莆)所临无疑。”即或此帖系米莆所临,米带乃北宋书画巨匠,精于临仿,有乱真原作的本事。可以相信,在他察精拟似后的笔下,必能形神毕肖地再现献之真迹的笔意风神。仅从这件近于原作的高级复制品中即可一睹献之行草的动人风采。因此,尽管此帖有临本的可能性,由于有极高的艺术性,历代书家仍十分珍重。据此也可以说,王献之的行书草书均被张怀中《书断》列入“神品”,是当之无愧的。王献之的传世作品另有草书《地黄汤帖》、《兰草帖》,行书《鸭头丸帖》、《东山帖》、《保母砖志》,小楷《洛神赋》(《玉版十三行》)等。

羲之书以平淡灵和取胜,献之书以神俊超逸见长,殊姿共艳,各擅其美。父子如双峰并峙卓立于东晋书坛,世以“二王”称之。

原文地址:https://www.art2500.com/news/show-950.html

相关标签:王献之书法历代碑帖王羲之

上一篇:东晋王羲之圣教序艺术鉴赏

下一篇:北魏郑道昭郑文公碑鉴赏赏析

推荐作品
《小憩》
(40x40cm)
《清溪晨韵》
(69*69cm)
《已是悬崖百丈冰》
(62x120cm)
《鸿运当头》
(240x98cm)
《五鸟图》
(40x40cm)
《百事合心》
(120x68cm)